洛阳新茶学生茶

2021 年 9 月 17 日

眼看生機就要被徹底剝奪,上海識海中的五行聖印煥發出一道聖音,如諸天演化,仙曲鳴奏,浩瀚如恆宇的願力,凝出無上聖力,通體而過,宛若仙靈之音席捲。
  聖力激盪,打在黑色人影身上。
  這股超然的力量像是黑色人影天生的剋星,剛觸及對方,就令其迅速閉上詭異的雙瞳。
  刺耳的尖叫傳來,直衝人的魂魄。
  就連上海,都禁不住感到自身魂魄抖動,隨時都可能被震出識海,他趕緊穩住心神,平息識海的躁動。
  這時!
  炎炫的身體鬆弛了下來,他緩緩滑落而下,而那個神秘的黑色人影扭曲掙扎著,但卻無法抗拒聖力,原本就縹緲的身軀冒出了縷縷黑煙。
  這些黑煙似乎蘊含著某種可怕的力量,散入火山大殿,只見堅實無比的火山大殿,宛若隨風消散的煙塵般,迅速化去。
  上海臉色陡然一變,聖宗的大殿可是密布百萬大道印痕,而且本體堅硬無匹,就算他全力出手,也未必能夠在上方留下一絲痕跡,但這神秘的黑色人影消散之際化出的黑煙竟令一座火山大殿化為塵埃……
  “這神秘的黑色人影到底是何物,竟這般的可怕?”上海面露凝重。這聖宗遺跡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安全,而是充滿了危機,先是血液和荒血鬼獸,然後又是這神秘的黑色人影。
  接下來,會遇到什麼,他無法預料。
  “這是弒魂!”
  炎炫的聲音傳來,只見他此刻神情肅穆,眼神中充滿了無盡的滄桑,看起來不像是十歲的小孩,反倒是閱盡一切的智者。
  除了第一次外,上海對炎炫如今的變化,並沒太大的意外和吃驚,因為這是對方潛意識中暫時甦醒的火聖祖的意識,只是一種潛在意識而已,受到某種刺激就會甦醒過來,當然這一點炎炫本身是不知情的。
  就像是炎炫本身的一部分記憶,受到刺激後,會在本體意識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甦醒過來。
  “弒魂?”
  “是的,是無數万年前死去的強者遺留下來的魂魄所化,他們對死亡充滿了不甘,所以這種不甘化為了怨魂,經過歲月的遷移,他們的本體記憶消散了,唯獨留下這不甘的怨念,這些弒魂最喜剝奪其餘生靈的生機,它們試圖借助這些生機活下來。”
  “無數万年前死去的強者,那豈不是說,這裡的弒魂不少……”上海警惕的掃視著周圍。
  “未必!”
  炎炫搖了搖頭,沉聲道:“弒魂極為罕見,無論哪種強者,死去之後魂魄都會散去,哪怕是聖主的魂魄也只能遺留百年而已,要化為弒魂,只有葬身絕地之中,才會有一定機率成為弒魂。”
  “聖宗遺跡也是一片絕地?”
  “不清楚,或許某個區域有極陰之地,所以才會衍化出弒魂來。”炎炫說道。
  “嗯!”
  上海點了點頭。
  如果這聖宗遺跡內是一片絕地的話,恐怕他也活不到現在,遭遇的這只弒魂只是個巧合而已。
  “林大哥,出什麼事了?”
  炎炫恍惚了一下,恢復了過來,原本沉重的模樣也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一臉的童真。
  “沒事!我們趕緊找完離開這裡。”上海說道。
  方才出現的弒魂,令他有種莫名的不安感,彷彿在陰暗處,有人在盯著他一樣,始終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這種感覺太令人毛骨悚然了。
  “咦?這是什麼?”炎炫好奇的指向地下。
  只見地面上有著一顆拇指大小的黑色之物,通體如球,但裡面卻有著黑色的流光在旋繞。
  這顆黑色晶體好像是之前的弒魂化為黑霧後留下的,上海當即釋放出感知,確定上方沒有弒魂的氣息後,才伸手將它抓了過來,在落入手裡的剎那,他渾身猛地繃緊。
  呲……
  一股神秘力量衝出,直接灌入了上海的識海內,只見靜止不動的五行聖印,陡然將這股神秘力量吞了進去。
  怎麼回事?
  上海這才反應過來,方才的一切來得太快了,一時無法反應,如今再看手上,那顆黑色晶體已經消失了,他趕緊將心神投入識海中,裡面沒有任何異樣,唯一有了變化的卻是五行聖印,原本略顯黯淡的五行聖印,此刻變亮了一些。
  很顯然,五行聖印出現了一些特殊的變化,上海嘗試著與其接觸,卻依舊無法產生任何联系。
  “算了,以後再慢慢研究吧。”上海沒有繼續嘗試下去。
  在沒有獲得聖宗傳承之前,五行聖印如何使用,他並不是很清楚,與其在這裡浪費時間去研究,不如先處理別的事。
  為了防止再度出現意外,二人一併同行,不過接下來的火族區域之行,倒是沒有意外發生,也沒遭遇到第二隻弒魂,反而獲得了三十六顆傳承聖晶,這倒是不小的收穫。
  下一個區域是金族,當看到金族大殿的剎那,上海才意識到,昔年的聖宗底蘊到底有多強了。
  “精金,這金族大殿竟完全由精金構建而成,還有銅母……”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果有煉器大師在此的話,肯定會開心的發瘋。
  無論是精金還是銅母,都是極為稀有的煉器材料,地器和天器的煉製,尤其需要這些材料,除此之外,金族大殿還有著其餘的稀有煉器材料存在,雖然上海不懂得煉器,但光是看著這些稀有材料,都禁不住一陣心動。
  眼前的金族大殿,可不止一座,起碼有上千座之多,如果全部搬回去的話,以後找個煉器大師,讓其專程煉製地器和天器,縱使煉上千年都未必能夠煉製得完。
  除了煉器之外,九幽蟲蛟還需要大量的煉器材料來培育,上海估計,若是這些金族大殿完全帶走的話,九幽蟲蛟在七變之前的材料都可以不用愁了,至於後面的兩變,以後再想辦法。
  要知道,現今的九幽蟲蛟食量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挑剔了,也幸虧上海在外面搜刮了不少法器,不然還真養不起這個小傢伙。
  如今能養得起,以後就很難說了,如今的九幽蟲蛟已經開始啃低階靈器了,開始每個月一件,現在每個月兩件,食量不斷加大,這還只是處於第一變而已,若是達到第二變,想想上海臉就發綠。
  難怪老不死曾說過,一隻九幽蟲蛟達到九變,就足以讓底蘊極深的聖地傾盡所有。
  看著一座座的金族大殿,上海的心思活絡了起來,有了這些大殿的材料,以後都不用愁了。
  可是!
  如何帶走呢?
  上海犯愁了,這金族大殿處佈滿了可怕的鋒銳,除去炎炫能夠靠近外,他無法靠近分毫。
  “林大哥,你怎麼看著這些大殿發呆啊?”炎炫忽然問道。
  “我在想,怎麼把它們都搬走。”上海下意識的說道。
  “搬走?這還不簡單。”
  “簡單?”上海一怔。
  “嗯!我好像知道該如何將它們帶走。”炎炫咧嘴一笑,快步走向了一座金族大殿。
  上海忽然想起,自己疏漏了一件關鍵的事,炎炫除去火聖祖和九天玄魔的身份外,還有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那就是九天器師,五千多年前聞名東荒的煉器大師,就連金器世家的族主都親自前來誠邀加入。
  在煉器大師眼中,分解材料並不難。
  果然!
  只見炎炫神情莊重,雙手在虛空比劃了起來,唪的一聲,他的雙手燃起了兩團煉火,一道道玄妙晦澀的火焰紋路在虛空中呈現,古樸的大道奧理交織在一起,而他手中的煉火從最初灼灼燃燒,到漸漸變得越來越弱,最後變得如同沙礫一般大小。
  “解!”
  炎炫輕喝,一指點在金族大殿上。
  嘩啦!
  金族大殿轟然而倒,交織的大道印痕依舊懸在原地,但失去了大殿的烙印後,這些大道印痕漸漸的消逝了。
  “林大哥,怎麼樣?”炎炫轉過頭,興奮的看著上海,彷彿在等待誇獎的孩子一樣。
  “厲害,太厲害了。”上海自然不吝贊上一句。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反正感覺就像會解開這些大殿一樣。”炎炫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繼續下一座。”上海迅速上前,將倒塌的金族大殿給收入了天罡戒內,雖然他已見慣了各種寶物,但如此多的稀有材料納入囊中的感覺,令他禁不住有些小小的激動。
  炎炫應聲後,繼續開始開解下一座金族大殿。
  一座接一座的金族大殿倒塌,上海不斷的將各種材料納入,同時還掏出一塊丟給了位於小鼎內的九幽蟲蛟,這小東西如今已有兩根手指大小,原本有些朦朧的外形,開始出現了龍蛟之姿了,雖說不上威嚴,但至少不像以往那般,跟一隻普通的蟲子一樣。
  陸陸續續,二人已點了百座金族大殿。
  炎炫來到一座金族大殿面前,繼續施展煉火,可當他一指點出的時候,倒塌的聲音沒有傳來。
  “怎麼回事?”
  “不知道,這座大殿我點不掉……”炎炫搖頭說道。
  “點不掉?”
  上海盯著金族大殿,眉頭微微一皺,旋即丟出一塊石頭,噗的掉入了裡面,石頭沒被碾成粉末,顯然這座大殿是可以安然入內的,盯著大殿看了片刻後,他才邁步走了過去。
  “林大哥?”
  “我們進去看看。”
  “嗯!”
  二人一前一後,踏入了大殿中。
  這座金族大殿一片空曠,並沒有任何物品存在,與之前所見的大殿沒有太大的區別。
  難道是自己判斷錯了?
  上海總感覺,這座金族大殿有些古怪,但具體古怪在何處,他看不出來,但是踏入此地後,他的心卻沉甸甸的,彷彿有股可怕的氣勢壓在他的身上,可是此地卻沒有任何人存在。
  “林大哥,快看,牆壁流血了……”炎炫的驚呼聲傳來。
  “流血了?”
  上海心頭猛地一跳,迅速順著所指方向望去,只見由銅母和精金煉製而成的大殿岩壁上,滲出了一滴紫金色的血液,那一滴血液緩緩滑落而下,上方的痕跡散發出令人窒息的大道韻律。
  在看到的第一眼,上海彷彿被千萬鈞巨力狠狠的砸在身上一樣,整個人被拋了出去,重重的砸在金色大殿上,恐怖的力道震得大殿劇烈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