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PW

2021 年 9 月 17 日

“林大哥……”炎炫趕緊跑來。
  “我沒事,無需擔心。”
  上海擺了擺手,神色顯得無比凝重,這是一滴聖主的血液,絕對是的,不然他也不會僅僅看了一眼,就被震飛出去,只有聖主這等層次,才能將大道化入自身血肉之中,令血肉蘊含著可怕的大道之威。
  在上海的體內,那一柄黑色長矛上也有一滴至高聖主的血液,由於早已被封存,所以威力沒有顯露出來罷了,若是沒有玄天聖主的無盡生機壓制,縱使黑色長矛不絞殺上海,僅僅那一滴至高聖主的血液,也足以將他震殺。
  金族大殿中竟有一滴血液,而且還是一滴聖主之血,這讓上海大震之餘,又不免感到心驚。
  “林……林大哥……你快看……”炎炫的聲音帶著顫意。
  “嗯?”
  上海抬起頭,神色悚然一變,只見那一滴聖主血液迅速化開,朝著金族大殿四面延展而出,原本血液出現的位置上,銅母和精金融化後,出現了一截紫金色的指骨。
  聖主遺骸……
  二人頓時愣住了。
  這金族大殿內,竟會有聖主的一截指骨遺留,昔年聖宗建立之初,難道將聖主的遺骸放入了大殿內了嗎?
  這時,聖主血液湧入了指骨中,原本早已失去生息的指骨,彷彿活了過來,煥發出了強大的靈性,但是這股靈性似乎被另外一種更為可怕的力量壓制了一樣,指骨只能輕微抖動了一下。
  僅僅一下,但虛空卻被穿透了,勾勒出了一行字,這些字乃是五行族最早期的聖文。
  上海沒學過,不認識聖文,也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含義,但是他卻感覺到,那隻聖主指骨沒有惡意,這是一種感覺,因為他體內的血脈與這只指骨產生了微妙的聯繫。
  那是一種天生的血脈聯繫,乃是同源同根,很顯然,這位遺留下指骨的聖主,是聖宗昔年的一位聖主。
  不然的話,方才的紫金色血液煥發出的數千萬鈞威能,足以將上海給震死當場了,也不至於他只是被震飛,但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快走……”炎炫聲音顫抖得更加厲害了。
  “快走?”上海眉頭一皺。
  虛空繼續勾勒,字越來越多,全都是聖文,這些文字彷彿被什麼扼制了一樣,有的還未浮現就已經被抹除了,有的在出現後立即消失,只有一些特殊的聖文才能遺留片刻。
  “兇冥戮仙……億萬載不滅……以萬聖之軀為陣,布天地兇勢……”炎炫的小臉漲得通紅,身為火聖祖前身的他,能夠解讀聖文,縱使如此,每解讀一個字,他都顯得頗為艱難。
  “什麼意思?”上海沉聲問道。
  “此地已成兇冥絕仙地……我們已快陷入了……必須得盡快離開這裡……不然死無葬身之地。”
  炎炫說完,渾身一顫,他的軀體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痕,整個人朝後倒了下去。
  上海迅速抓住炎炫,將他穩住,想要詢問,可是炎炫已經失去了意識,再看他的身體,裂痕極多,從腳一直延續到頭部,令人觸目驚心,而在他體內深處潛藏的大人物氣勢湧出。
  僅僅解讀聖文,不會有這樣的遭遇,上海感覺到,似乎冥冥中有種可怕的力量在阻止炎炫解讀,甚至不惜摧毀他的軀體,雖然炎炫只有靈師境界的實力,但他前身卻是火聖祖。
  雖然無法施展出全部的實力,但是以炎炫本身的境界和大人物的氣勢,要想令他身體崩裂,卻是極難。冥冥中的力量,竟令炎炫的身體崩裂,可以想像這股力量的可怕。
  “兇冥絕仙地……”上海喃喃念道。
  雖然不知這所謂的兇冥絕仙地是什麼意思,但光從字義上來看,絕對不是什麼好地方。
  連聖宗的聖主遺骸都發出了告誡,上海頓時意識到不能再繼續走下去了,突然他想起了祖靈當時的告誡,讓他不要深入,雖然還沒踏入到聖宗的核心地域,但此地距離核心地域也不遠了。
  先是祖靈的提醒,然後是聖主遺骸的告誡,上海心中越加疑惑,也越加好奇到底聖宗核心抵禦中有什麼,但是他知道,縱使再好奇也不能繼續深入下去了,至少現在不行。
  立即返回!
  上海做下了決定。
  咔……
  一陣脆響傳來,只見嵌入牆體的聖主指骨崩碎了,彷彿被什麼人用恐怖的力量給碾碎的一樣。
  “聖主指骨碎了……”上海神色徹底變了。
  聖主乃是掌控大道者,境界已達到了極為恐怖的程度了,縱使身隕後,他們殘留的遺骸就算放置無數万年都不會滅除,並且骨骸中蘊含著大道之勢,堅硬程度更是堪比道器。
  聖主指骨竟在這個時候粉碎了,上海感覺得到,絕對不是聖主指骨自行破碎的,而是被冥冥中的力量給碾碎的,他沒有絲毫停留,金色雙翼展開,朝著金族大殿外以最快速度掠去。
  驀然!
  金族大殿轟隆隆的顫動起來,精金和銅母煉成的牆壁紛紛碎開,密佈在上方的大道印痕,彷彿被神秘的大手拂過,盡數被抹除,整座大殿像是被神靈用大手掐住,五指併攏壓制一樣。
  痛……
  上海感到渾身都要被壓碎了,這股恐怖至極的力量,令他如墜萬年冰窖,極致的寒意從腳心延至腦門,根本無法抵抗,這是足以置他於死地的可怕力量,似乎與碾碎聖主指骨的力量是一樣的。
  更讓上海心寒的是,那股力量的執掌者似乎知曉他在此處一樣,不但要碾碎他的周身,還要將他永遠的囚禁在此地,到底是誰?聖宗昔年之人?還是其餘生靈?
  無論是哪一種,對方要封禁他的念頭極為強烈,連聖主指骨都能碾碎的人物,甚至連人都沒出現,就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力量,上海很清楚這樣的人物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金族大殿入口正在迅速縮小,上海的心越來越沉,絕不能被封禁在這裡,不然自己的生死不但無法掌控,而且還將永遠被禁錮在此地,他的速度不斷加快,可是那股力量凝縮更快。
  大殿入口僅有三尺了,眼看就要徹底封閉了。
  “不!給我開!”
  強烈的求生之念,令上海催動出了更強的力量,天魔九殞化出的九道本體極威,令他速度暴漲了九倍,整個人如同流光一般,穿射而出,但是大殿入口已快封到一尺了。
  殘神術!
  上海大喝,對著虛空打去。
  陡然!
  整片虛空微微一抖,壓制下來的恐怖力量彷彿降低了一點,顯然這殘神術有效果了。
  “怒”訣!
  上海打出了蒼穹大道衍化出的七訣之一,體內的威能再度暴漲,已經完全超越了原本的境界,在這股力量的催動下,電光火石之間,他已經來到了大殿入口處。
  就差一線了。
  施展出莫名的恐怖力量者,顯然沒料到上海會有如此多的能力和底牌存在,在停滯了那一剎那後,這股力量再度浮現,而且以更為恐怖之勢,朝著金族大殿壓了下來。
  大殿入口完全閉上了,只遺留下一線,但也無法轟開了。
  上海臉色一陣煞白,完了,他徹底被困在這裡面了,縱使全力出手也無法破開大殿,因為那股恐怖的力量依在,正在不斷的凝縮整座金族大殿,赫然要將他囚困一樣。
  咚!
  大殿入口突然一陣聲響,只見一股柔力衝了進來,雖然這股柔力的威力並不是很大,但這一沖擊之下,已經快閉合的大殿入口,頓時被撐開了一點,一張俏麗而成熟的臉龐出現在大殿外。
  “水憐殿主?”上海一驚。
  “尊下,快出來!我支撐不了太久。”水憐殿主迅速說道。
  “嗯!”
  生機出現,上海沒有絲毫猶豫,直接一拳砸了過去,以“怒”訣催動天魔九殞之下,借助柔力,他硬生生的砸出了一個大口子,就在這時,他敏銳的感覺到那股恐怖的力量蓋壓了下來。
  妖皇天羽術!
  上海瘋狂催動這一大術,金色雙翼上的先天道紋驟然亮起,瞬息之間,人已經完全穿出了金族大殿。
  “尊下……”水憐殿主驚喜交加。
  “不要多說,我們快走!”
  上海臉色沉重,因為那股恐怖的力量又再度暴漲了,震得他體魄幾乎要碎開了,沒有任何遲疑,一手拉起水憐殿主,朝著原路衝飛而去,此刻的他速度已經提升到了極致,哪怕是天道境界的高人,都未必能夠追得上來。
  但是,上海卻沒有絲毫的放鬆,渾身緊繃,因為他感覺到身後那股恐怖的力量追來了。
  咚!
  震天巨響,宛若大道鳴音,震得火族的上千金族大殿轟隆作響,這聲音是何等的恐怖,就連大地都彷彿要被震出來似的,縱使以上海的體魄,都禁不住差點被震得吐血。
  啵……
  柔和的水光浮現而出,上海感到身上壓力驟減,不由愕然的望向水憐殿主,只見她渾身泛起了柔和的波光,一道道的聖紋,彷彿蘊含著某種滋潤的異力在裡面。
  這赫然是水殿傳承,但是上海卻感覺到,水憐殿主的傳承竟比起其餘四殿的傳承還要強大。
  “尊下,這是水憐所獲的傳承,名為神母法界,不過一年只能運用一次……”水憐殿主說道。
  一年只能運用一次?
  難道威能如此厲害了,限制越強的傳承,施展出來的威力就越可怕。
  雖然驟減了壓力,但上海還是感到渾身寒毛豎起,因為方才那一聲響不是大器的聲響,也不是其餘聲音,而是腳步聲,僅僅一個腳步,就擁有如此恐怖的聲威,差點將他身軀震碎,可見來者有多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