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夜生活节

2021 年 9 月 17 日

腳步如震天道鼓,聲聲震得蒼穹搖曳,星月晃動,大地上佈滿的大道印痕紛紛裂開。
  上海的心臟隨著這腳步聲在劇烈跳動,每一次跳動,他感覺自己的心臟就要停止了一樣,而身體更是佈滿了裂痕,就連骨骼都要徹底裂開了,若不是神母法界在滋養體魄,修復裂痕的話,恐怕身軀早被震碎了。
  水憐殿主雖然昏厥了過去,但神母法界依在,這來自聖宗的傳承,確實強大無比,縱使沒有任何攻擊效用,但在特殊的環境下,發揮出來的效果卻是比其餘攻擊傳承還要有效得多。
  腳步聲越來越近,上海的身體裂痕逐漸增多,臉色也越來越沉,憑著強大的感知,他察覺來者相隔自己還很遙遠,但不知為何,總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只要那個可怕的傢伙再跨出一步,就會來到自己身側。
  對方到底是誰?
  為何要追逐自己?
  上海一邊急速狂奔,一邊思索著,他感覺得到,對方似乎並不想殺死自己,而是要禁錮自己而已,但也不排除這位恐怖人物打算先戲耍他,然後再將他給轟殺。
  無論如何,不能讓對方追上來……
  在蒼穹大道衍化的“怒”訣之下,配以天魔九殞,上海的速度已達到了極為驚人的程度,片刻間,他已穿過了土族區域,距離木族越來越近了,他也看到了希望。
  陡然!
  後方的虛空震碎了,土族的神峰大殿彷彿土石一樣,被狂暴而恐怖的力量碾成了碎片,上千座神峰大殿,包括上億的大道印痕,全部被抹除,伴隨著咚的震天巨響,一道高達兩丈的身影踏出虛空,一腳踩在大地上。
  轟……
  大地被硬生生的踩得凹陷了下去,無數大道印痕瞬間被殞滅,漫天塵土激揚而起。
  上海心中陡然一緊,因為後方的來者距離他只有萬丈的距離了,這段距離對於一般強者來說,不算很遠,但對此刻的他來說,與恐怖人物的距離,就在咫尺之間似的。
  塵土之中,只能大略看清來者的體型,無法看清這位恐怖人物的真正面容,可上海卻感受到了那種來自森羅地獄的可怕氣息,這是一種不屬於任何生靈的氣息,或者說來者並不是人。
  “過……來……”
  幽幽的聲音傳來,沒有之前腳步帶來的震撼和肆虐,有的卻是勾魂奪魄之感,就像是從大地最深處傳出,直指心底,令人無法抵抗。
  上海的腳步驟然停了下來,雖然他的意識一直在鼓動身軀繼續前行,但整個人卻像是被禁錮了一樣,根本不受意識的操控,他的心猛地一沉,趕緊催動意識掌控軀體。
  但是!
  這聲音似乎充滿了魔力,完全阻隔了上海的意識和魂魄,令他無法對自己的身體進行掌控。
  這股魔力,瞬間操控了上海的身體,只見他緩緩轉身。
  “轉回去……”上海催動意識,但卻沒有任何用處,接下來他更是震驚無比,因為體內的威能竟以一種他從未見過的方式運用而出,直接灌入足下,然後一腳踩出。
  霎時!
  虛空傳出咚的悶響。
  “一步千丈……”
  上海心中劇震,他這一腳跨出,竟已達到了千丈之外,雖然他無法控制身體,但卻能感覺得到,並非是恐怖人物直接將他拉過去的,而是以某種魔力控制他的身體,然後施展出一種驚世步法。
  以靈聖巔峰的實力,再加上天魔九殞的本體極威,瞬息只能達到百丈而已,一步千丈的距離,哪怕是加上“怒訣”也達不到這樣的效果,如果之前學會這種步法的話,縱使恐怖人物追來,他也有機會踏入木族,並通過入口回到聖殿。
  可是!
  這一切都遲了。
  上海的意識無法掌控自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在這位恐怖人物的控制下,一步步的走去。
  九千丈、八千丈、七千丈……
  兩者的距離越來越近。
  激揚的塵土漸漸落了下來,恐怖人物的身形變得越來越清晰,當看到來者的模樣的剎那,上海的神色徹底變了。
  這名恐怖的男子頭上長著一對晶瑩的犄角,那是一對龍角,強盛的龍威直衝雲霄,那是一種龍嘯九天蒼穹的大氣勢,無以倫比的霸意從漆黑的瞳孔散發而出,令人一見之下,禁不住跪下臣服。
  肩膀上則是另外兩隻犄角,不過卻是彎起的,如同彎鉤一般,一隻勾動九天,一隻指點大地,二者相合,有種上天入地,以我為尊之勢,渾身佈滿的鱗甲,宛若神靈的鎧甲似的。
  龍!
  這是上海見到男子的第一感覺。
  可是!
  大荒世界之中,龍乃是霸絕頂層的神物,與仙齊名,是傳說中的存在,早有前輩高人談起過,這大荒世界不會出現龍和仙,或許龍和仙真的存在過,又或許只是個傳說。
  不管有沒有龍。
  這名男子縱使不是龍,但也是遠古荒獸中最接近龍的存在,這是一位可怕的妖族聖尊,一位絕頂蓋世的人物。
  上海能夠感覺得到,這名男子給他的感覺,不下於昔日在黑色長矛中見到的那一位被貫穿頭顱而死,並永世鎮壓在修羅血海中的至高聖主,這樣的人物竟會出現在這裡。
  可當目光移下的時候,上海的心一陣狂震。
  在這名妖族聖尊的左胸口處,有著一個碗口大小的洞,心臟已碎了大半了,但依舊在強而有力的跳動著,而腹部處的傷口更加驚人,整個腹部彷彿被橫斬了一樣,然後再被硬生生的接起來。
  這兩道致命的傷口,足以讓諸多生靈當場死亡了,但是這位妖族聖尊卻活了下來。
  不!
  上海感覺到,這位妖族聖尊身上沒有任何生機。
  而且!
  妖族與五行族早已沒落了兩個時代了,妖族聖尊可是相當於人族的至高聖主,若妖族有這樣的人物存在,不可能還在極境之地這一塊荒瘠的地方苟延殘喘,絕對會興起。
  一位妖族聖尊的存在,足以保妖族數万年不衰,而只要數万年的發展,妖族後裔將會崛起,而且再加上妖族聖尊的傳承,哪怕在東荒建立一座聖地也不是什麼難事。
  上海體內的血煞跳動了起來,他感受到了妖族聖尊浩瀚的異血,那是近乎純種荒獸的異血,這是一位妖聖時代的妖族聖尊。
  這樣的人物,竟還存在……
  上海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面對這樣的蓋世人物,他沒有再抵抗,因為一切抵抗都是徒勞的,雙方的差距太大了,大到了難以想像的地步,只要妖族聖尊吹一口氣,自己都會死在這裡。
  突然!
  一道浩瀚如蒼穹的靈識落入上海識海中,他頓時一陣愕然,面對這股恐怖到極致的靈識,他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而自己的所有秘密,在妖族聖尊的靈識掃視下,完全是透明的。
  太古天魔軀,天罡神訣,還有自身一切的一切。
  這時!
  猶如蒼穹般可怕的靈識順著上海的識海,落入到了天罡戒內,並朝著小鼎而去,就在觸及到玲瓏玉棺的時候,妖族聖尊周身抖了一下,灰暗的軀體浮現出了一絲莫名的光澤。
  妖族聖尊是何等可怕,身軀僅僅以抖,堅固無比的聖宗虛空就被震得粉碎,早已沉降的大地,再度被壓沉,一道道的裂痕浮現,下方深不見底,令人難以查探到底有多深。
  不知為何,上海有種感覺,妖族聖尊的靈識並非只是查探自己,而是專程朝玲瓏玉棺而去的,此物乃是古族的絕世古器,裡面還沉睡著一名蓋世人物,似乎是為了借助什麼。
  就在這時,上海感受到妖族聖尊身上傳來的恐怖禁錮力量,那是一種可怕的禁錮之力,縱使是神靈也會被禁錮住。
  嘩啦……
  妖族聖尊身上傳來破碎的聲音,只見一道道密密麻麻的古老紋路浮現,彷彿枷鎖一般將他的身體封絕,但在此刻這個恐怖的枷鎖卻稍微掙脫了一些,一絲生機浮現。
  “走……”
  妖族聖尊聲音低沉沙啞,充滿了大道之勢,僅僅一個字,就差點震碎上海的軀體。
  “走?”
  上海一怔。
  與此同時!
  妖族聖尊眉心一亮,一道龍吟傳出,只見一頭黑色神龍衝出,帶著驚天之勢沖向上海,這雖是妖族聖尊以威能所化,但這頭龍給上海的感覺,就是一頭活著的真龍。
  嘭……
  上海感到右手臂一震,那頭黑色神龍竟鑽入了他的右臂之中,化為了黑色的龍型印記。
  禁錮身體的魔力消逝了,上海的意識重新控制了軀體,心中頓時一陣愕然,他不明白為何妖族聖尊要放自己走,難道是因為對方的靈識剛剛與古族的絕世古器玲瓏玉棺觸碰後改變了主意?
  不!
  上海總感覺到,這才是妖族聖尊的本意,而之前擒拿自己並非是他自己願意所為。
  此時,枷鎖重新束縛,印入妖族聖尊體內,恢復一絲清明的瞳孔,漸漸黯淡了下來,那一絲煥發的生機再度被掐滅,彷彿冥冥中有人在掌控著這一切,像是將其囚困了一樣。
  上海感覺到,妖族聖尊又恢復了原本的狀態,他趕緊轉身,以先前那種威能施展方式一步踏出,瞬息千丈,一步接一步,整個人如同橫移一樣,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他就踏入了木族區域。
  在一腳步入的剎那,妖族聖尊追了過來,沉重無比的一腳,直接踩碎了大片虛空。
  不好……
  上海臉色一變,迅速加快。
  陡然!
  妖族聖尊在木族區域停了下來,並沒有繼續再追來,顯然是忌憚著什麼,又或者是因為什麼東西存在,而讓他無法踏足。
  “這是……”
  上海這才注意到,木族區域中環繞著淡淡的碧色神芒,竟將整個區域給籠罩住了。
  叮!
  一道鈴音從聖宗遺跡深處傳出,彷彿九天仙音落地,又如大道梵音,令人聽之禁不住為之意動,對於修煉者來說,更是充滿了誘惑。
  因為這鈴音能蕩起大道韻律,令人陷入一種即將突破極限,但卻又難以捉摸的境界,想要探知,卻又無法完全探透,或許再清晰一些,就能聽得更加清楚,也能讓自己恍然醒悟,突破自身桎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