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验证贴

2021 年 9 月 18 日

看著懷裡的冷月宮主,那張白皙的臉龐,那嬌弱的神情,冷一航眼中充滿了憐惜和不捨,輕輕的摩挲了一下她的臉龐。
  片刻後!
  冷一航微微嘆了一口氣,道:“無上秘法我可以給你,但還請前輩放她一條生路。”
  “本尊若沒看錯,她應該是昔日冷月宮的宮主。她必死無疑,而且你有資格與本尊談條件麼?本尊不過是給你個獲得痛快死法的機會罷了,要么痛快去死,要么本尊慢慢折磨你,讓你生不如死。”大人物冷笑道。
  “前輩真不願放過她?”冷一航神色一凜,望著虛空中的大人物。
  “廢話少說,將無上秘法交出,不然我有很多種方法讓你飽受各種痛苦。”大人物沉聲道。
  “交出秘法……你做夢。”冷一航沉聲道。
  “區區靈聖巔峰的實力,還敢與本尊叫板,真是不知死活。”大人物冷冽的目光盯住了昏厥的冷月宮主,陡然一手抓了下去,磅礴的金屬大道湧現,化作一隻巨大的神臂,盪破虛空抓了下去。
  湧現的恐怖大道之威,震得冷一航飛退,手中的冷月宮主拋飛了出去,二者相差了整整兩個境界,差距是何等的大,只見神臂一卷,拋飛而起的冷月宮主當即被納入了神臂的五指中。
  “玥馨……”
  冷一航目呲欲裂,要飛身上前搶奪,但龐然的威壓落了下來,將他禁錮在原地,連動都不能動分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冷月宮主落入那隻由金屬大道凝聚而成的大手。
  大人物瞥了一眼冷月宮主,然後望向冷一航道:“只要本尊念頭一動,她就會香消玉損,你是交出無上秘法呢?還是看著她被本尊慢慢一點點掐死?”說話間,金屬大道凝聚的大手緩緩合併。
  “不要……”冷一航喝道。
  “不要?”
  大人物冷冷一笑,金屬大道巨手稍稍停了下來,“想清楚沒有?你沒資格與本尊討價還價的,惹怒了本尊,大不了將她先滅殺,然後擒住你,慢慢搜尋你的識海,也一樣能夠獲得那無上秘法。”
  看著冷月宮主,冷一航胸膛連連起伏,片刻後才說道:“好!我將這無上秘法給你。”
  “哈哈……這才痛快。”大人物昂頭大笑。
  旋即!
  冷一航取出了一個玉簡,將劍之秘法輸入了其中,然後拋了出去,從始至終,他的目光一直盯著冷月宮主,心中滿是擔憂之色。
  啪!
  玉簡落入了大人物手裡,他的臉上滿是驚喜,無上秘法啊,世間難尋,只有那些大際遇者,才有可能在偶然的機會獲得,但這些人很少施展出來,哪怕是身邊的人都很難知曉他們身上有強大的秘法。
  有了這無上秘法,只要修煉成功,自身的戰力絕對能夠提高三成以上,屆時也有了與同境界大人物匹敵的能耐。
  大人物迅速釋放出靈識,掃視著玉簡內部,可在靈識落入裡面之際,他的神色一僵,旋即臉上浮現出了怒色。
  大人物猛地盯著冷一航,“你是在戲弄本尊麼?”
  “前輩此話如何說?在下已將無上秘法交出。”冷一航沉聲道。
  “這就是你交出的無上秘法?”大人物靈識一動,只見玉簡內浮現出了一些影像,只見上方模糊不清,難以辨認是字還是圖案,縱使是冷一航看到,都禁不住大為一震。
  當即!
  冷一航意識到了,劍之聖主的劍之秘法是無法言傳的,也不能以玉簡刻錄,因為這等秘法已非一般大術可以比擬,不能融於世間萬物之中,只能靠個人去體悟。
  “前輩,這無上秘法無法言傳,在下確實將秘法傳入玉簡之中了。”冷一航說道。
  “無法言傳……”
  大人物瞇了瞇眼,“看來你還打算糊弄本尊,既然如此,那就讓你明白,本尊不是那麼容易糊弄的。”說話間,捏著冷月宮主的巨大五指,猛地一掐,只聽到一陣清脆的骨頭碎裂聲傳來。
  “不……”冷一航目呲欲裂。
  轟……
  宛如萬雷轟頂,狠狠的砸在冷一航的心底,令他的心徹底碎了,看著那隻已經合併的巨手,整個人徹底呆滯住了。
  “哈哈……這就是戲弄本尊的代價,本尊說過,要讓你生不如死。”
  大人物昂頭大笑,無邊的金屬大道橫生,化作另一隻大手朝著冷一航抓了過去。
  陡然!
  伴隨著洶湧的怒意和殺念,冷一航身上湧現出了一股無以倫比的力量,宛若一柄封塵多年的絕世冰神劍,沖天而起,將那拍落的金屬大道所化的大手給震成了粉碎。
  “什麼……”
  感受到冷一航身上的恐怖力量氣息,大人物勃然色變。
  轟……
  天地頓時色變了,三千天道紋路橫生而出,只見一道道的打在冷一航的身上,彷彿天地的錘煉一般,磨礪著他,不斷錘擊之下,宛若絕世冰神劍的他越來越鋒銳,而原本的威能也在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
  一股天道氣息滋生而出。
  “天道境界,此人竟在此刻突破到了天道境界……”大人物訝異不已,但更讓他吃驚的是,冷一航身上的威能並未因為天道境界的提升而停止,反而在繼續提升中。
  片刻之間!
  冷一航已經達到了天道中境,這時他的威能才稍稍減弱了下來。
  一下突破一個境界,這也就罷了,竟還接連突破了一個層次,就連見多識廣的天劍派大人物,都大為震驚,而在冷一航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絲極為罕見的危機。
  已達到天道中境實力的冷一航,居然會對他產生威脅……
  “怎麼可能,此人一下突破到天道中境,這也就罷了,竟還會給本尊如此危險的感覺,他的氣息,怎麼會這麼古怪,竟讓本尊感到心悸,難道是傳承力量……能讓本尊心悸的傳承力量,難道是聖主的傳承?此人竟擁有聖主傳承……”大人物臉色再度一變。
  這時!
  冷一航雙目散發出無邊的冰霜銳意,神秘莫測的大道韻律浮現而出。
  霎時!
  整個天地變得白茫茫的,方圓三千里內,全部被這些冰霜遮掩了,就連天劍派的大人物都受到了影響。
  咻……
  一絲冷芒浮現,彷彿世間萬物所凝,所有看到這一絲冷芒的人,都禁不住生起莫名的驚艷感。
  快!
  實在太快了。
  大人物心頭警兆猛生,迅速拍出了金屬大道,化作一面厚重無比的盾牌,擋在身前。
  咻……
  盾牌被冷芒穿透了,從大人物的肩膀劃過,然後消失在虛空中,只見大人物肩部的衣衫出現了裂痕,連皮膚都被劃破了,鮮血從中溢出,雖然只有一點,但卻讓大人物心顫不已。
  他受傷了!
  自從成為神道境的大人物後,他還未受過傷,哪怕是與同境界的大人物交手,也沒在對方手上吃過虧。
  三百餘年了,竟然受傷了,而且還是傷在一個後輩手上,而此人才只有天道中境的境界而已,若是方才沒有及時躲避的話,那一道冷芒豈不是將他身軀給刺穿了。
  可怕!
  這無上秘法太可怕了,剛剛達到天道中境的高人施展出來,竟擁有著滅殺大人物的能耐。
  “既然你一心尋死,本尊就成全你。大不了,本尊殺了你後,再從你識海中搜尋那無上秘法。”
  大人物當場起了殺念,漫天金屬湧現,磅礴的金屬大道如同浩瀚的汪洋般,在虛空中起伏抖動,隨著大手揮動,金屬大道匯集,如同一柄驚世之矛,洞穿了千層空間,殺向了冷一航。
  發出一擊後,冷一航嘴角溢血,渾身氣力像是被抽光了一樣,看著那浩瀚的金屬大道轟擊而來,他沒有任何懼意,反而有種莫名的解脫,望著拋在一旁的冷月宮主的屍體,用盡全身威能,艱難的橫移過去,一把抱起了早已失去生息的心愛之人。
  “玥馨,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孤單一人,會陪著你一起上路的……今生我們無緣,來世再相逢,無論你輪迴成為何物,我都會伴隨你一生……”冷一航默默的說道。
  痴痴的看著懷裡的佳人,冷一航忘記了一切,在他的眼底,只有眼前這個女人而已,根本就沒理會那滅殺而來的金屬大道,或生,或死,那又如何,他的心已經死了,隨著冷月宮主而去。
  就在那一刻,冷一航體內湧現出一股神秘的氣息,竟在那一刻完全融入了他的識海中……
  “劍之聖主傳承……”
  冷一航一怔,旋即怒道:“你現在才來又有何用,你來了還有何用,你為何不早點,為何不在玥馨出事之前……為何,如果你早點出現,玥馨豈會死……劍之聖主,你本就是個悲哀之人,心愛的女人為你而死,既然如此,你為何還要設下這等限制,只有遇到與你相同遭遇者,才會將這傳承傳下,為何要如此,難道是同病相憐?或是你恨所有人,所以讓我也與你一樣,痛苦一輩子……你做夢,我不會跟你一樣,我會跟著我心愛之人一起死……至於你的傳承,將會徹底斷絕……”說完,神色間充滿了凜然之色,釋放掉了所有威能,任由金屬大道轟殺而至。
  就在厚重如百座山脈的金屬大道即將壓落的剎那,虛空突然被撕裂,一道人影橫空而出,金黑神芒覆體,通體煥發出強橫無匹的氣勢,宛若遠古時代的戰神一般,瞬息落到冷一航身前。
  “林兄弟……”冷一航大驚,趕緊喝道:“快避開,這不是你能夠抵禦得住的……”
  可是!
  來者沒理會冷一航,一掌猛地舉起,足以碾碎一切的金屬大道,竟被他一手撐住了。
  眼前的這一幕,令冷一航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