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品茶安排

2021 年 9 月 18 日

大人物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驚住了,看著撐著自己金屬大道的年輕男子,眼中滿是驚愕之色。
  上海淡漠的看了一眼大人物,撐住金屬大道的手猛地抽了回來,五指一捏,一拳砸出。
  轟!
  金屬大道被轟得支離破碎,強絕的體魄之威,瞬息震得虛空中的大人物胸膛一滯,喉嚨一陣鼓動,差點一口血噴出,若不是相隔距離較遠,恐怕這一拳爆發出來的體魄力量,都足以將之震殺。
  “林兄弟……”
  冷一航驚愕交加的看著上海,那張熟悉的臉龐,比起數年前更加堅毅,也更加成熟了。
  遙想當年遇到上海的時候,他不過才區區靈王一界的實力,可是如今,卻擁有了遠超神道境界的實力,才過了多少年,短短不到四年的時間,竟達到了這等程度。
  成長的速度,實在太驚人了。
  艱難嚥下一口血,大人物臉色陰晴不定,胸腔滿是怒火,先是被冷一航差點傷到不說,現在又被一個後輩一拳轟碎大道,差點將他打得吐血。
  “你找死!”
  大人物勃然大怒,全身威能運轉,天地晃動,萬里區域內的金屬大道盡數匯集而來,威力比起先前強了不知多少倍,密集的金屬將方圓萬里遮蔽了,恐怖絕倫的威能蓋壓而下。
  “林兄弟,小心!”冷一航趕緊提醒道。
  這時!
  上海跨出一步,瞬息來到了漫天金屬大道面前,面色如初,沒有絲毫異樣變化,一巴掌拍了出去,打在金屬大道上,宛若巨大的神錘,拍得壓落的金屬大道朝上一震。
  噗……
  大人物一大口血噴出,望向上海滿是怒火的目光,被驚懼和慌亂所取代,他頓時意識到,眼前這個年輕的後輩小子,並非是一般的天道巔峰的人物,能夠將他震傷,這等能耐至少是逆天人物層次的了。
  逆天人物啊……
  在東荒之中可是屈指可數的,每一位都是各大超級勢力全力培養的對象,而這些人物都擁有著傳說中的未來聖主之姿,跨境界對敵並不是難事,這些人根本不能以常理來衡量。
  “閣下到底是何人?為何如此咄咄逼人。”大人物擦拭了嘴角的血跡,不由喝道。只是聲勢比起先前要弱很多。
  “我是何人,你沒資格知道,你欲圖滅殺我兄長,已是死路一條,至於咄咄逼人,你之前逼我兄長,還不是如此?”上海再跨一步,橫穿萬丈,一掌再度拍出,金屬大道再度被震得朝上躍了萬丈,而凝實的金屬大道之威,也被派得碎裂了一些。
  噗……
  大人物再度被拍得吐血不已,臉色也徹底變了,眼前這後輩體魄強得驚人,簡直就是一個人形的荒獸。
  啪……
  金屬大道再被上海拍了一掌,碎裂的紋路遍及上千里。
  “你別逼我……”大人物再退了一段距離,臉漲得通紅。
  “逼你又如何!”
  上海橫空而起,一拳砸在金屬大道上,當場將萬里區域的金屬大道震得粉碎,強猛的體魄力量,將大人物震得連連吐血,臉色慘白無比。
  眼看上海殺來,大人物神色劇變,眼神滿是懼意,忽然想起了什麼,咬了咬牙,“這是你逼我的,別怪我殺你。”
  說話間,他已經取出了一件古樸的刀形玉器,此物散發出強大的靈性,赫然是一件重寶,只見威能打入這件重寶中,整柄刀形玉器幻化而出,天地大道被其盪到了一側。
  位於下方的冷一航臉色一變,他能敏銳的感覺到這刀形玉器帶來的凶險,比起先前的金屬大道更為恐怖,至少是高階天器以上,可能已達到了半道器層次的重寶了。
  咻……
  虛空消失了,無盡的玉質刀芒橫生,匯集成千萬道光絲,斬碎了三千層空間,朝著上海斬殺而去。
  “咦?”上海感受到些許危機。
  “哈哈!小子,受死吧,曾有三位神道境界的大人物死在本尊的這件重寶滅殺之下。”大人物狂笑道。
  霎時!
  千萬道光絲將上海籠罩住了,恐怖絕倫的威力,令人心顫,眼看上海就要被徹底絕殺在裡面,突然一柄翼狀的刀刃橫空切出,金屬道域呈現,千萬道光絲瞬間被道域吸納。
  而那一件玉質的刀形玉器,當場被霸翼劍給限制住了。
  “果然是半道器……”
  位於其中的上海察覺到了刀形玉器上的強大靈性,當場判斷出這是一件半道器,雖然很強,但卻比不上霸翼劍,只是一次交鋒,就將之完全限制住了,根本就難以動彈。
  “半道器,你也有……”大人物勃然色變,想要收回刀形玉器,忽然見到上海取出了一件火紅色的大弓,這件弓彷彿一隻展翅欲飛的火凰,萬里區域內的火屬大道全部匯集其中。
  與此同時!
  上海的雷炎大道威能攝入裡面,弓弦被緩緩拉開,一道飽含著四屬大道之威的箭緩緩浮現,萬千狂雷和火焰凝聚,大地晃動,勃發的生機也隨之湧現,這些威力全部匯集在箭尖上。
  察覺到殺機,大人物頓時慌了,看著被限制的刀形玉器,頓時心痛不已,但為了保命,他只能選擇退離,趕緊破開虛空,一頭鑽入了裡面,在踏入虛空後,大人物鬆了一口氣。
  虛空沒有任何方位,就算上海追來,也未必能夠追得上他,只是可惜那件半道器,此物乃是他差點喪命才獲得,卻沒想到會因此而丟失。
  “小子,等我回天劍派,尋來幾位師兄弟,屆時不但要奪回此物,還要讓你付出慘重的代價……”大人物心中恨意滔天,迅速跨空離去,可就在快速飛掠的時候,一抹火光浮現。
  咻……
  火光打在大人物胸膛上,隱沒在他體內。
  “呃……”
  大人物渾身一僵,難以置信的看著落入體內的那柄光箭,“他怎麼可能知道我在這個位置上……”
  轟!
  光箭威能爆開,大人物被炸得灰飛煙滅。
  遙望了一眼虛空,上海收回了那柄弓,此物乃是他所獲的半道器之一,以前因為對付的都是尊王層次,此物難傷尊王,如今用來對付大人物,倒是搓搓有餘。
  至於霸翼劍和刀形玉器,二者同為半道器,正在相互交擊中,只是片刻的時間,刀形玉器就落了下風,頂多再支撐片刻,就會徹底敗於霸翼劍,上海倒是沒理會,而是收起火凰弓後,落了下來。
  “冷大哥!”上海趕緊上前。
  此刻!
  冷一航正抱著失去生息的冷月宮主坐在地上,痴痴的看著她,渾然沒聽到上海的叫喚,看了許久後,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一滴淚珠無聲滑落,濺在冷月宮主的臉上。
  看到這一幕,上海沒忍心去打擾,他能感受到冷一航對冷月宮主的感情,昔年冷一航就曾多次提到過冷月宮主,每一次提起,都有種幸福的意味,可見冷一航用情至深。
  “林兄弟,你走吧。”冷一航頭也不抬,聲音充滿了落寞。
  “冷大哥……”上海欲要勸說。
  “不用勸說我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玥馨死了,我活著已沒有多大的意義……”說道這裡,冷一航體內忽然一震,生息開始灼燒起來。
  “冷大哥!”上海勃然色變,趕緊上前,一掌拍了下去,準備將那灼燒的生息給覆滅。
  陡然!
  一抹驚人的冷芒浮現。
  嘭!
  上海被震退了十丈,神色滿是訝然,因為方才那一絲冷芒蘊含著可怕的力量,如果不是冷一航控制住的話,恐怕連他的體魄都要被當場刺破,要知道他的體魄堪比半道器。
  神道境界以下,不是逆天人物層次,極少有人能夠傷得到他。
  眼看冷一航心懷死志,上海焦急不已,他不能眼睜睜看著冷一航就這樣死去,可是冷一航用情至深,根本就不理會他的話,無論如何勸說,都不會有太大的效果。
  心病還需心藥醫,能夠救下冷一航的,也就只有他懷裡的冷月宮主。
  “冷大哥,我知道有一個能夠救活她的辦法。”上海沉聲說道。
  聽到這句話,冷一航猛地抬起頭,目光死死盯著上海,原本黯淡無光的眼瞳,閃爍出了一絲希望。
  “真的?”冷一航下意識問道。
  “真的!”
  “林兄弟,你這是何苦呢,用這話騙我……”冷一航想起了什麼,眼眸再度黯淡了。
  “冷大哥可曾聽過,人有魂魄,只要魂魄不散,找到天地神物,就可將之復生?”上海說道。
  “魂魄一說,確實有過……”
  冷一航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不過,保持魂魄之物,這世間卻是極為難尋,縱使尋到,玥馨的魂魄也早就散了,就算能夠保持,那她的身軀,也需要極為貴重的天地重寶來保存才行。”
  “我有一顆封魂石,可以保存她的魂魄,至於軀體的話,我們五行族還有一株神木,足以保她身軀不損十年,而這十年,可以去找尋其餘靈物,或是找尋神木來封存。”上海說道。
  “真的?”冷一航目光恢復了些許神采。
  “冷大哥,不瞞你說,我的未婚妻之前為我而殞,連身軀都喪失了,不過魂魄我已保存,如今給她尋了身軀,就差罕見的天地異寶。而我這裡還有一部遠古的還魂之法,乃是一位神秘前輩給予的,說是只要湊齊那些異寶,就有三成機會將她復活。”上海娓娓說道。
  冷一航沒有吭聲,而是沉默了片刻後,收起了灼燒的生息,將冷月宮主抱了起來。
  “林兄弟!我相信你,哪怕只有一絲生機,我也要把握住那一絲生機,哪怕天地不允許她再复生,我也要逆天而行,無論付出何種代價,我都要讓她重新活過來……”
  冷一航昂頭望著蒼穹,雙目透出了無盡的冷意,在他的身上,竟煥發出一股無以倫比的恐怖氣息,雖然只是出現了那麼一瞬,但卻讓上海心驚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