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YW

2021 年 9 月 18 日

數道龐然的氣息從源邊城方向傳來,除去大人物外,還有尊者的氣息在裡面,正朝著上海所在之地湧來。
  “是天劍派的,林兄弟,我們先離開此地再說。”冷一航說道。
  “嗯!”
  上海微微頷首,心念一動。
  虛空震顫之下,一隻猙獰的巨大獸頭穿梭而出。
  “異獸……”
  冷一航勃然色變,正準備出手,忽然見到這隻巨獸探下了兩隻巨臂,如同山峰般的手指緩緩伸延開來,赫然是讓他到手指上去。
  “這是虛空獸,大哥無需擔心,它不會隨意傷害人的。”上海笑了笑,率先踏上了虛空獸的右掌。
  “林兄弟,闊別四年,你卻讓為兄大為震驚,連這等強橫的異獸都能夠收服。”冷一航敬服道。
  雖然他才剛達到天道中境,但卻能感覺到,這隻巨獸蘊含的威能有多恐怖,如果這一對雙臂砸落下來,能不能擋住還是未知數。
  “機緣巧合罷了。”上海隨口應了一句,虛空獸橫空而起,穿梭入虛空之內,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虛空獸離去後不久,有兩位尊者,五位大人物飛掠而來,在附近搜索了片刻後,沒有任何收穫,七人臉色極為難看,對方滅殺了一位天劍派的大人物,他們已經盡快趕來了,卻難以找尋到對方的下落。
  很顯然,對方已經走遠了。
  短短瞬息,就遠離了萬里之外,可能來者用的是某種強大的秘法,當即兩位尊者各率著兩三位大人物分頭搜尋,欲將對方給搜出,可是找尋了十萬里,都未能找到絲毫踪跡,彷彿出手之人憑空消失了一樣。
  虛空獸乃是遠古荒獸,最高能夠瞬息穿梭十萬里,哪怕是尊王追剿,也得緊步跟著,不然也會將它追丟,天劍派的尊者和大人物們到達的時候,已經晚了三息時間了,這段時間足夠虛空獸穿梭出三十萬里以外。
  無盡的虛空中。
  冷一航看著虛空內的種種特殊環境,不時發出微微驚嘆,他還是第一次踏足虛空內。
  同時,二人聊著這幾年的際遇。
  上海才了解到,自從上次一別,冷一航回到了昔日冷月宮舊址,意外遇到了冷月宮主,從此就一路相隨。
  冷月宮雖已被覆滅,但還是有不少忠心的強者跟隨,更有三位大人物支持著,這三人固執無比,非要恢復冷月宮,在三年前建立了另一座冷月宮,豈知在建派當日,竟被諸多神秘強者湧入宮內,襲殺了不少強者。
  而三位大人物,也被八名神秘大人物包圍,最終落個慘死的下場。
  原本冷一航不過才靈聖中境的實力,雖為長老,但不過是個外事長老而已,眼看冷月宮再度覆滅,無奈之下護著冷月宮主等人離去,可是神秘強者卻不斷湧現,似乎要將冷月宮一脈徹底滅絕。
  一路上,接連遭受天道境高人的襲殺,跟隨者要么逃離,要么戰死,最終只剩下冷月宮主獨撐,可是她還是難逃劫難,被一位天道巔峰的高人偷襲,打成重傷。
  就在冷月宮主即將被斬殺之際,冷一航忽然間感悟到了劍之聖主的傳承,驚艷一劍,滅殺了那位天道巔峰高人,隨後帶著冷月宮主四處躲藏,由於她受傷太重,冷一航只能不斷的找尋靈藥給她治療,同時也在對抗著追殺而來的強者。
  憑著劍之聖主傳承的劍之秘法,冷一航連連越境界斬殺對手,無數次生死徘徊之下,他也達到了靈聖巔峰。
  之後!
  二人顛簸流離,最終來到了源邊城附近,接下來的情況,就是遭遇了天劍派天道境高人,然後被大人物滅殺,直至上海趕來。
  “劍之聖主傳承,冷大哥你真的獲得了劍之聖主傳承?”上海驚訝道。
  “嗯!應該是!”
  冷一航微微頷首,神色依舊如初,並沒有因為獲得至高聖主傳承而表現出過度的興奮。相比起劍之聖主傳承,他心底更在乎的是心愛之人能否復活過來,其餘一切,他都不在乎。
  “恭喜冷大哥!”
  “嗯!”冷一航應了一聲。
  “對了,冷大哥如今可有其他打算?”
  “我想去遊歷,找尋那天地間的重寶,挽救玥曦。”
  冷一航微微說道:“可是這些重寶極為難尋,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去何處才好,可能四處看看吧。”
  “要不冷大哥先去我所建的宗派待一趟?歇息一段時日,待我準備好一切後,我們前往南荒?”
  “你建立宗派了?”冷一航目露訝異。
  “建立個小派而已。”
  “那為兄倒是要去坐一坐,還望兄弟不要嫌棄。”
  “冷大哥客氣了。”
  “你要去南荒?為何去那?”
  “我打算回萬罡殿一趟,還有一些東西未取,順便看看裡面有無所需的重寶交換。”上海說道。
  “萬罡殿……兄弟是萬罡殿之人?”
  “昔日是,如今已不是了。”
  “那……”
  “我還有些朋友在裡面,讓他們幫忙一二,兌換些東西應該不難。”上海緩緩說道。
  “原來如此!”
  隨後!
  二人聊了大約三個時辰,雖然相隔四年未見,但彼此之間並沒有任何生疏感,相談甚歡。
  在安排冷一航與饕餮兩兄妹,還有獸王見面後,上海就帶著一行人前往了千象山脈。
  原本是打算通過源邊城傳送的,但已滅殺了一位天劍派的大人物,為了不引起麻煩,上海等人沒有打算走源邊城的路,而是通過冷一航介紹,改到了十萬里外的一處地方,進行了傳送。
  虛空獸本可以穿梭,但它的荒氣已經耗盡了,而上海的天罡戒內的荒氣也早已消耗得差不多,所以為了節省時間,所以才改的傳送。
  六日後!
  一行人出現在了千象山脈處。
  將冷一航等人安排到了天意世家後,上海帶著虛空獸破碎了虛空,進入了虛空最深處,一人一獸很快來到了昔日那個連接著千象山脈的裂口處,湧現出的荒氣濃郁無比。
  吼……
  虛空獸發出歡愉的叫聲,不顧一切的吞吸著荒氣,隨著這些荒氣的吸納,它的軀體上的傳承紋路越來越密集,身上的力量比起昔日似乎有所增長。
  當即!
  上海放出了小獸和霸王龍。
  小傢伙出現後,四處眺望了一眼,面露遺憾和不滿,原本它以為被叫到了一個好玩的地方,卻沒想到又是這裡,至於那些濃郁的荒氣,它瞥了一眼後,卻是露出些許不屑之色。
  至於後者霸王龍,則是發乎歡快的低吼聲,迅速的跑過去與虛空獸一同拼命的吞吸起來。
  讓上海吃驚的是,霸王龍身軀不過才三丈而已,吞吸的荒氣方式卻是霸道無比,嘴巴像是無底洞一樣,荒氣不斷灌入,而虛空獸在吸納片刻後,還得停下來消化一下,而霸王龍根本就不需要。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霸王龍估計在遠古時代的荒獸中也是位列頂尖的,畢竟它擁有著一絲龍的血脈,雖然它還年幼,但今後的成長空間,卻遠非虛空獸能夠相提並論。
  當然,吞吸也是有極限的。
  虛空獸率先吸滿了荒氣,而霸王龍則是在吸了大半刻鐘後,才閉上了嘴巴,閉目養神起來,相比起前者渾身佈滿了閃耀的傳承紋路,霸王龍看起來卻是沒有絲毫的變化。
  天罡戒雖然空間無限,但荒氣卻是有限的,原本濃郁的荒氣,片刻就只剩下些許了,要恢復到原本濃郁的程度,起碼得耗費一段時間才行。
  “走吧。”
  上海說了一聲,收起了小獸和霸王龍,落到虛空獸身上,朝著太古初生之地掠去。
  穿梭了數百道空間後,來到了太古初生之地外,那處裂縫依舊存在,從外表來看,與一般裂縫沒有太大的區別,也正因為如此,這塊太古初生之地才完好的保存在此處。
  “開始吧!”上海心念一動,準備催動小鼎。
  陡然!
  一些細微的動靜從太古初生之地內傳來。
  “有人……”
  上海趕緊停下催動小鼎,臉色頓時變幻不定起來,竟然有人率先進入太古初生之地,到底是什麼人?罡識和感知無法滲透,若是一般強者,倒還不懼,可要是尊王層次以上的人物的話,那就很麻煩了。
  思索再三,上海決定先看看動靜再說,當即讓虛空獸施展神通,一人一獸隱入了虛空之中,準備先看看情況再做決定。
  太古初生之地的動靜越來越大,甚至還傳來了砰砰的鑿擊聲。
  大約半個時辰左右,聲音停止了,緊接著裂縫中出現了三道人影,這三人穿著一身漆黑如墨的長袍,面容被袍子遮掩住了,難以辨清,身上湧現出古怪的威能氣息。
  見到這三人,上海目光猛地一凝,滿臉訝異和吃驚。
  出現者不是別人,正是昔日在冥塔內遭遇到的冥使,雖然看不清他們的面容,但是那些氣息,上海一輩子都忘不掉。
  更讓他震驚的是,這些冥使雙手護在胸前,在雙手之間,分別有一顆渾圓而略遜混沌狀的神奇之物,此物瀰漫著強橫至極的大道氣息,赫然是剩餘的二十四種本源中的三顆。
  當初在太古初生之地的時候,上海就想過將剩餘的二十四種本源帶走,可是想盡了辦法,用了諸多手段,都難以拆分開來,還差點被本源所傷,最終只能作罷了。
  而這一次,上海之所以過來,是因為他初步掌控了小鼎,打算用小鼎來試試看。
  只是沒想到,位於冥塔內的冥使們竟發現了太古初生之地,並且還有辦法將本源拆解下來,這些冥使,到底用了什麼辦法?他們打算用這些大道本源來做什麼?復活冥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