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浙沪品茶群

2021 年 9 月 18 日

看著冥使捧著大道本源,小心翼翼的飛掠出虛空,上海心中思索著要不要出手將他們攔截,這時,三位冥使的細微交談聲引起了他的注意,當即決定暫時不出手,先聽聽三人說什麼。
  “愚蠢的人族修煉者,竟真的找到了那件切割大道之器。”
  “這還要多虧那些人族修煉者的貪婪,如果不是他們圖謀這裡面的寶物,豈會踏入冥塔中,從而被大人控制。”
  “可惜了,上次跑了幾個傢伙。”
  “他們會不會將冥塔內的情況傳出去?若是如此,我族還未恢復,豈不是會被人族勢力所滅?”
  “人族勢力?千象山脈乃是遠古之地,縱使是聖主都無法踏入進來,更何況還有冥塔大人守護,就算他們全部來了,也未必能夠攻得入冥塔內。”
  “嘿嘿!人族並不知道,我族正在快速恢復中,有了這些大道本源,屆時冥塔大人啟動太古虛天秘陣,就能吸納無窮無盡的大道,到時候這二十四種大道本源就將助我族所有族人復生……”
  “到時候就能踏足大荒世界,將原本屬於我族的地域和一切都奪回來。”
  “哈哈……”
  三位冥使越說越興奮,似乎已經看到冥族踏足大荒世界的那一幕了。
  聽聞到這些話,上海心中一沉,沒想到冥族始終還是不死心,打算重生於世間,對於冥族人的手段,他也有所了解,他們的體魄比起修煉者還要弱,但是他們卻擁有著可怕的冥術。
  這種冥術,有些類似靈識之法,但卻更加詭異莫測,上海當初都在這冥術手上吃虧,若不是有天罡神訣護體的話,恐怕早就殞落在此地了,若是冥族人全部復生的話,那絕對會生靈塗炭。
  絕不能讓冥族得逞,無論是為了遏制即將發生之事,還是為了那二十種大道本源,上海都不會讓這三人輕易離開。
  咻……
  三道冰罡神刺打出。
  以罡識催動的天罡神訣第四層,威力比起高階靈識之法還要強上不少,全力催動之下,三道冰罡神刺威能更是強橫。
  呲……
  冰罡神刺穿透了三位冥使的額頭,他們三人同時一震,緊接著身上湧現出了強大的冥力,竟在消融冰罡神刺。
  “果然能夠抵禦罡識……”上海眸子一凝,人已橫穿而出,瞬息來到了三位冥使面前。
  與此同時!
  三位冥使震碎了冰罡神刺,反應了過來,可是迎接他們的卻是一隻厚重無比的手掌。
  啪!
  兩位冥使還未反應過來,已經被一巴掌給拍碎了,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而剩餘的那位名為冥七的冥使,見到這一幕,神色大變,身上烏光閃耀,瞬息橫穿千里。
  “膽敢殺冥使,無論你是誰,無論你跑到哪裡,都逃不出我族的手掌心……冥塔大人不會放過你的……”遠處傳來冥七的怒吼,可是他話才剛落,一隻巨臂落了下來。
  “虛空獸……”冥七神色劇變。
  啪……
  巨臂拍得冥七身軀差點破碎,而如山峰般的五指將他一把撈住,宛若囚籠似的,將冥七禁錮在了裡面。
  “虛空獸,你這只叛徒……你還敢跑回來,你死定了,絕對死定了,冥塔大人會將你們碎屍萬段……”冥七被打懵了一會兒後,恢復了過來,頓時大吼大叫起來。
  啪!
  上海一巴掌拍了過去,冥七被打得臉都歪了,牙齒掉了不少,嘴巴流出了黝黑無比的血液,這一巴掌頓時將他給打得清醒了過來,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正被對方把控著。
  “你敢……”
  “再敢多說一句廢話,就滅殺你,反正死在我手上的冥使已經有三個了,多一個少一個都一樣。”上海沉聲道。
  當即!
  這句話頓時震住了冥七,張開的嘴巴發出呃呃的聲音,卻是不敢再多說一句廢話,畢竟,方才眼前這個年輕男子可是不眨眼的滅殺了兩位冥使。
  隨後!
  冥七看到,這個膽大包天的年輕男子,竟然將三顆太古初生之地的本源撈了起來,並納入了一顆古怪的戒指內,嘴巴蠕動了一下,想要說些什麼,可想起了之前的告誡,當即將話咽了下去。
  “現在,我問你答,若是說錯或是隱秘一句,我會直接滅殺你。”上海盯著冥七道。
  看著眼前的年輕男子,冥七忽然感到有些眼熟,似乎在何處見過,可是一時想不起來,可在看到虛空獸後,他突然想起了什麼,眼中滿是愕然和驚懼之色,想要驚呼出聲,但卻不敢吭聲。
  “認出我來了?”上海微微一笑道:“當年你們追殺我,如今我殺你們,沒什麼好意外的,昔年的種下什麼因,以後就會結出什麼果,所以我來找你們拿點利息而已。”
  冥七沒敢吭聲,他確實認出來了,眼中滿是震驚之色,因為昔年追殺上海的時候,他就位列其中。
  當年!
  那個年輕的小子,不過才靈聖境界而已,不但誘拐了虛空獸,還滅殺了一位冥使,甚至連大冥使和冥塔大人都出動了,都沒能將此子留下,反而讓他逃離了此處。
  誰能想到,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昔日被冥使們四處追殺的小子如今已經擁有了這般恐怖的能耐,隨手就拍死了兩位冥使。
  “現在開始,我問你答,明白嗎?”
  冥七遲疑了一下,無奈點頭。
  “這太古初生之地,你們什麼時候發現的?”上海問道。
  “萬年前就發現了。”
  “萬年前……”
  上海眉頭一皺,不過看冥七的模樣,不像是在撒謊,顯然冥族人確實發現的比自己要早,畢竟此處位於千象山脈區域中,冥族人當年就養育了虛空獸,說不定已將此處給查探過了。
  “方才聽到你們提到,要藉助這二十四種太古大道本源來復生所有冥族人?”上海繼續問道。
  “你既然已經知道了,還問什麼。”冥七乾澀的說道。
  “我想知道,若沒有這二十四種太古大道本源,你們是否就無法復生冥族人了?”
  “這個我不知道,只有冥塔大人才清楚。”冥七搖頭道,顯然他並不清楚真正的情況。
  “好!繼續下一個問題,太古初生之地內,還有多少冥使?”上海繼續問道。
  “六位……包括大冥使在內。”
  “冥塔呢?”
  “大人一般情況下不會出現。”
  “那就是六人都在裡面,正好……”上海目光閃爍了一下。
  “你……你打算做什麼?”冥七感覺到了不妙和危機。
  “還能做什麼,自然就是算一算當年的賬了。”上海嘴角一扯,瞥了冥七一眼,隨手一拳砸去。
  “我回答你那麼問題了,你為何還要殺我……”冥七悲哀的吼道。
  “因為你已經背叛了人族,你不配為人了。”上海話音落下的瞬間,拳頭已轟了下去。
  瞬息之間,冥七就被當場震殺了。
  沒有多看一眼,上海目光投向了太古初生之地,隱隱有人影浮現,赫然是兩位冥使,當即一步跨出,厚重無比的體魄,宛若山脈橫移,連虛空都被牽拉得劇烈震顫起來。
  兩位冥使罡踏出裂縫,忽然見到上海迎面落下,沉重無比的體魄之威令二人勃然色變。
  不過!
  這二人乃是從大量強者中挑出的冥使,在楞了一下後,趕緊施展出冥術,二人身形瞬間化為了虛無,體魄之威砸在他們身上,沒有絲毫的效果,上海與冥使交手不是一次兩次了,察覺到二人的變化,罡識當即衝擊而出。
  轟……
  兩位冥使頓時被打回了原形。
  上海再度跨出一步,帶動了渾厚無匹的體魄之威,如同驚世巨錘,狠狠的砸在兩位冥使身上,他們的軀體被震爆了,餘威震入了裂縫之中。
  太古初生之地內!
  大冥使高高抬起右手,在他的手掌上,一個混黃的小錘子正在敲擊著太古初生之地,這個小錘子頗為奇特,大道本源在其敲擊下,竟搖搖欲墜,散發出來的大道之威,都被小錘子震碎了,難以影響它分毫。
  三位冥使畢恭畢敬的站於身後,目不轉睛的盯著那不斷錘擊的大道本源。
  陡然!
  一股強盛的體魄之威衝了進來。
  三位冥使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弄得有些不知所措,陡然身旁湧現出了龐然的威能,化作一個黑色的罩子,將湧入的強大體魄罩住,然後不斷翻轉,爆射出幽幽的異芒,將體魄之威消弭於無形。
  體魄之威後,一具身軀如同重岳般踏步而入,通體被金黑色神芒環繞,宛若遠古戰神般。
  見到上海出現,三位冥使臉色一變。
  “你是誰……”
  “好大的膽子,敢闖入我們冥族地盤。”
  “冥五和冥六已經死了……是他殺的……”
  三位冥使這才察覺到上海身上瀰漫的冥使氣息,當即勃然大怒,說話間就要出手滅殺上海。
  陡然!
  一道身影橫移而來,擋在三位冥使身前,赫然是正在揮動奇特小錘子的大冥使。
  “他是我的,你們都退下。”
  大冥使渾身籠罩在黑霧中,再加上詭異的黑色長袍籠罩,根本就難以辨清他的模樣,唯獨只有一對幽藍的瞳孔散發著懾人的光澤,每一位與之對視者,都會有種莫名的心悸感,當場就會移開目光。
  而上海卻沒有,而是直視著大冥使,沒有被他的目光所影響。
  “兩年未見,你的進步太讓本使驚訝了,靈聖境界跨入天道巔峰,而且還具有這般可怕的體魄之威,人族一般不可能擁有這般可怕的體魄,而你應該是某種特殊的古體。若本使沒猜錯的話,你要么是龍體,要么是魔體,或是其餘罕見的古體,只有那幾種特殊的古體,才能讓你們人族的體魄達到這等程度……”大冥使幽幽說道,聲音似乎帶著些許魔力。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接觸到大冥使了,但上海此刻才發現,這位大冥使與其餘冥使有著本質上的區別,不止是對方為第一冥使,也不止是被對方大略猜到了自己的太古天魔體,而是對方給自己的感覺,相當的不簡單和神秘,這是其餘冥使沒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