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RT

2021 年 9 月 18 日

“你似乎知道的不少。”上海凝視著大冥使。
  “本使知道的東西,遠遠超出你的想像。你確實不錯,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冥族?大冥使這個位置本使可以讓給你,以你的潛力,他日成為冥族的大魁首也不例外。”大冥使說道。
  “大冥使……”
  “萬萬使不得,此子滅殺我們如此多冥使,若是他擔任大冥使的話……”其餘三位冥使趕緊插嘴道。
  “唔?”
  大冥使瞥了一眼三位冥使,後者似乎想起了什麼,目帶懼意的閉上了嘴,不敢再多吭一聲。
  “不知你可否願意?”大冥使望向上海。
  “大魁首?能統御整個冥族?”上海不由問道。
  “是的,只要成為大魁首就能統御整個冥族,所有冥人供你驅使。”大冥使說道。
  “哦?之前我不是聽說冥使乃是侍奉冥人的,為何成為大魁首後,就能站在主人的頭上了?莫非,冥使還有特殊之處不成?”上海笑望著大冥使。
  大冥使一怔,當即明白自己被戲弄了。
  “小子,別以為你真有古體,本使就奈何不了你,若不是看你潛力甚大,本使何須與你廢話,既然你不願加入,那麼……就送你上路,可惜了,你這副古體……”
  大冥使話音一落,幽藍色的雙瞳浮現出無盡的波光,這些詭異的藍色波光瀰漫了整個太古初生之地。
  深陷藍色波光區域中,上海忽然感到全身威能被盡數禁錮,雷炎大道難以催動,當即心下一沉,蔓延而來的藍色波光迅速的侵入他的皮膚中,原本金黑色的神芒彷彿遭受到了剋星一般,迅速退卻。
  嘭!
  龐然的體魄之威湧現,狠狠砸在藍色波光上,可在觸及的剎那,如同泥牛入海,瞬息消逝得無影無踪,連一絲波瀾都未能冒起,再看藍色波光依舊不緩不慢的侵入,當即上海的臉色一變。
  而太古天魔軀也微微晃動起來,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上海察覺到了可怕的危機。
  “你有遠古的古體,但卻不知,我們冥族在遠古時代,與古體交戰了不知多少次,早已煉出了各種強大的冥術,專程對付古體而用的。別妄圖掙扎了,這化體冥術越是掙扎,威力就越大,它會慢慢的侵蝕你的古體,並將之廢掉。”大冥使冷笑道。
  上海再度揮動體魄之威,可藍色波光如同方才一樣,不受到任何體魄之威的效用,反而吞噬了這些體魄之威,蔓延的速度更快了,頓時意識到,若讓這化體冥術侵入自己身軀深處的話,太古天魔軀真的可能會被廢掉。
  “再給你一次機會,是加入冥族,還是選擇死?”大冥使說道。
  “要殺我?憑你還不夠。”
  上海眉心跳動,磅礴的罡識狂湧而出,宛若無盡的汪洋般,匯集成一柄巨劍,穿梭而出,這是他第一次動用所有罡識,以其達到大人物層次的罡識威力,全部催動出來,威力比想像得要強得多。
  “靈識?”
  大冥使幽藍的眼瞳透著一抹驚色,不過很快就平復了下來,“小子,恐怕你還不知道,如今修煉者所修煉的靈識,乃是我們冥族傳出去的冥力的修煉方式,你們以這等不純正的冥力來對付我們冥族,真是可笑啊……”
  隨著話音一落,大冥使雙瞳幽光更加熾烈起來,彷彿兩輪灼燒的藍色烈日一般,恐怖至極的冥力衝擊而出。
  身後的三位冥使已經縮到了角落中,雖然他們也擁有不弱的冥力,可是與大冥使比起來,相差了不知多少倍。
  咻……
  罡識所化的巨劍,刺在冥力上。
  沒有任何生息,有的是讓人魂魄劇顫的神秘力量的衝撞,罡識巨劍頓時被阻擋住了。
  “不錯,你的靈識還頗為凝練……”
  大冥使讚了一句,可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巨劍的鋒銳突然刺過了冥力,這一變故令他勃然色變,“這……你的靈識,不……這不是靈識,你竟然擁有冥神之力,這不可能,絕不可能,只有真正的冥族王者才能擁有的冥神之力,你區區一個人族修煉者,怎麼可能會擁有……”
  咻……
  罡識巨劍徹底穿透了冥力,刺入了大冥使的眉心中,幽藍色的瞳孔猛地一縮,難以置信的看著上海。
  轟!
  大冥使冥海爆開了,源源不絕的冥力噴出,瀰漫了整個太古初生之地,這些冥力之渾厚,連三位冥使都感到心驚,他們都沒想到,大冥使會擁有著如此可怕的冥力。
  罡識巨劍忽然一盪,消失了。
  浸在冥力之中的上海正要收回所有散落的罡識,天罡神訣忽然莫名的運轉起來,只見四周瀰漫的渾厚冥力,竟向他匯集,這些冥力充滿了陰寒,入體有種冰寒刺骨的感覺。
  原本上海欲要扼制住天罡神訣,忽然感覺到湧入體內的陰寒冥力竟被神訣轉化了,成為了精純的罡識,更讓他驚愕的是,昔日轉化萬罡殿大人物的靈識,也不過才達到三成而已,其餘七成被消耗掉了,而轉化冥力,竟達到了八成以上,這等轉化率高得嚇人。
  也就是說,大冥使體內蘊含的八成冥力,全部被天罡神訣轉化為了罡識,這些異樣變化,令上海心驚不已。
  “難道!真如大冥使所說的一樣,人族修煉者所修煉的靈識之法,皆源於冥族不成?”上海不由想道。
  原本可能是大冥使故意編造的,可是現在他自身的天罡神訣吸納冥力的轉化率竟高達八成,這又怎麼解釋?還有冥神之力?那是什麼?難道是罡識的另一種說法?
  這時!
  上海感到識海出現了一些異動,心神趕緊沉入其中。
  浩瀚無垠的識海中,漆黑一片,宛若無盡的蒼穹般,難以望得到邊,原本這裡面空無一物,可是在此刻,識海內出現了一些古怪的變化,罡識如海,緩緩升騰。
  一顆顆的光點緩緩出現在識海內,而這些光點顏色各異,每一顆都充滿了恆古的氣息,就像是世界出現以來就已經存在的一樣,而在這些光點上方,還環繞著淡淡的雲霧,顏色各異,看起來頗為奇特。
  “恆宇……我的識海竟成了一片恆宇……”
  上海訝然的看著自己識海的變化,浩瀚無際的識海,多了諸多光點,宛若星宇上方的辰星,有的亮一些,而有的黯淡一些,其中還有著散發著些許炙熱和寒冷。
  他可以肯定,應該是自己吸納了大冥使的冥力,導致識海出現了這些古怪的變化。
  “我的罡識突破了……竟達到了尊者層次……”感受到罡識的量後,上海心中一震,他記得之前自己的罡識只是堪比大人物而已,如今竟達到了尊者這等層次。
  從大人物達到尊者層次,二者可是相差了數十倍甚至百倍,如果光靠個人積累的話,上海需要修煉上百年的時間,才有可能讓罡識突破,這還是他擁有天罡神訣的緣故,若是沒有此神訣的話,至少需要五百年以上。
  畢竟!
  靈識修煉之法極為罕見,縱使是萬罡殿內,普通的修煉者,哪怕是逆天人物也未必能夠接觸得到,只有少數人才有機會獲得,其餘人皆只能修煉靈識運用之法。
  沒想到!
  冥使的冥力竟如此龐然,全部吸納後,上海居然能夠一舉突破,令罡識達到尊者這等層次。
  可以想像得到,冥使蘊含的冥力有多麼龐然了。
  其實!
  並非是所有冥使都具有如此龐然的冥力,只有大冥使一人而已,他乃是第一代冥使,已經活了不知多少萬年了,其餘冥使不知交替了多少位,而他始終未曾變過,積累下來的冥力,自然不是一般冥使能夠比擬的。
  正當上海心神沉入識海的時候,一絲莫名的異動傳來,心念一動,迅速將心神收了回去。
  陡然!
  已經倒下的大冥使忽然緩緩的立了起來,原本失去的生息在瞬息恢復了,彷彿活過來了一樣。
  “大冥使……”三位冥使驚喜交加。
  “他竟然還能活著……”
  上海神色一沉,他能感受到大冥使震碎的識海正在快速恢復,這等異變太讓人感到毛骨悚然了。
  要知道識海乃是修煉者的要害之一,若是破掉的話,縱使不死,也會變成活死人,一輩子都無法恢復,大冥使居然能夠恢復,而且還恢復得如此快,這太讓人感到震驚了。
  不對!
  上海敏銳感知到,恢復過來的大冥使身上的氣息變了,比起先前更加恐怖,也更加深不可測,縱使是他,都無法預料到此刻的大冥使達到了何等程度,至少遠超之前。
  這對上海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驀然!
  大冥使睜開了雙眼,原本幽藍色的眼眸,變成了混沌與金色交替,整個世界彷彿縮入了這一對眼瞳中,宛若世間的一方主宰,能洞穿世間一切,只要他願意的話,目光所及內的一切都能在瞬息盡數粉碎,或是化為虛無。
  沒有絲毫威勢,但卻給人一種無上的尊貴和不凡,縷縷的恆古氣息不斷瀰漫而出。
  這不是大冥使,上海能夠感覺得到,因為對方給他的威脅太大了,遠遠超越了之前大冥使帶來的感覺,就像是面對一位聖主似的。
  三位冥使禁不住渾身顫栗了起來,似乎感受到了什麼降臨,紛紛恭敬的跪在地上,膜拜行禮,齊聲道:“恭迎大人降臨!”三人滿臉懼意,雖然他們不如大冥使,但在所有冥使之中,排位也是最為靠前的,竟對眼前之人敬畏交加,可見來人有多可怕。
  吼……
  一道焦急的吼聲從外面傳來,是虛空獸發出的,聲調急迫而帶著些許恐懼,在提醒上海,趕緊離開,不然將會有性命之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