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VT

2021 年 9 月 17 日

“先不管這麼多了,水憐殿主,你們先開啟五行聖魂陣,本殿主與林長老他們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火殿之主說道。
  “也行,以我們三人之力,開啟五行聖魂陣足夠了。”
  “一切小心!”
  水憐殿主等人長居高位多年,自然清楚有些事不能耽擱,兩三句就商議出了對策。
  咣!
  聖殿警示靈鐘響起,傳來的喧鬧聲不斷,顯然是各大殿的長老們在匯集高手,或許是因為火殿之主等人的出現,喧鬧聲稍弱了不少。
  “兩位殿主,我們開始吧。”水憐殿主說道。
  “嗯!”
  土殿之主二人點了點頭,然後移步到了一旁,二人分別位於水憐殿主的左右兩側,三者站一起形成了一條直線,面露凝重之色。
  這五行聖魂陣,乃是聖殿歷代所傳,主要用以搜尋陷入聖門內的高手所用。
  五行殿的聖門在聖殿存在之前就已經存在了,主要用以歷代殿主傳承所用,除此之外,還是歷代五行族的強者找尋寶物場所,因為裡面擁有著諸多特殊的空間,每個人踏入之地都不同,偶爾會遇到一些奇物。
  唯一不同的是,無論身處哪個空間中,都會有聖石存在。但是這個聖石只對殿主有用,其餘人無法從中獲得傳承。
  當然!
  也有意外的時候。
  昔年就有一些強者從裡面獲得了極為稀有的傳承聖晶,從而擁有了不弱於殿主的傳承。
  只是,這個機率太小了,五行族發展至今,也就只有兩三個幸運者獲得過,而其餘踏入者,除去按時回來的強者以外,剩餘的都被自身所在的空間被徹底困死了。
  正因為聖門這一奇特之處,所以一旦陷入裡面,幾乎等於是無救了,畢竟每一個踏入者所處空間都不同,只有極少數能夠處於同一個空間,但是這個概率低的可憐,從五行族發展至今,也僅有一例而已。
  五行聖魂陣乃是五行族一位極有名氣的聖祖創造出來的,據說此位聖祖曾一步跨入到聖主層次了,而此陣作用主要用以搜尋那些被禁錮在聖門後的強者,只是代價頗大,機率也不高,所以聖殿很少用。
  除非是對聖殿非常重要的強者陷入,才會使用這五行聖魂陣。
  “水憐殿主,此陣對你本體傷害極大,若是稍有不慎,可能你的一身修為就可能會因此而喪盡,雖然你年齡不大,但若要重來……”土殿之主還是禁不住說了一句。
  “尊下被困,水憐難辭其咎,若能救回尊下,這點修為算不上什麼。兩位想必也應該清楚,尊下的存在,對我們五行族來說意味著什麼,這段時日的聖殿發展,兩位應該都看在眼裡,這不是我們昔年一直都很想看到的麼?”
  兩位殿主微微一震,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雖然上海不過才來聖殿數日,但整個聖殿卻因為此人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然!上海並沒有乾涉聖殿的任何事,但由於他的影響,令整個聖殿重新踏上了興盛之路,先不論那些極為珍貴的法器,高階功法和大術,單單看收攏的這一批弟子,就足以看出五行族的興盛趨向了。
  這批弟子,全都是從五行族招募而來的,曾經跟著上海征戰過五大王城,經歷過血與火的洗禮,無論是心智還是毅力,都遠在原本的弟子之上,他們的實力縱使還低,但若是培養起來,將會是一支恐怖的戰力。
  更讓二人震驚的是,這些加入聖殿的弟子是為了上海而來的,如今這位尊下在五行族中的聲勢,早已蓋過聖殿了,一個人能夠積蓄如此強的聲勢,這是兩位殿主始料未及的。
  哪怕是歷代聖祖依在的年代裡,也達不到這樣的聲望,五百萬族人,剩餘者無一不以尊下為尊,這樣的聲望太可怕了,足以影響幾代五行族人。
  慶幸的是,上海沒有顛覆聖殿的想法,不然光憑著這驚人的號召力,完全可以將聖殿顛覆,重新建立新的聖殿。
  五行族雖遭受了滅族之災,但也讓整個五行族重新清洗了一番,無論是對五行族還是聖殿來說,都是好事。
  水憐殿主說的對!
  必須得將這位年輕的尊下給帶出來,他是整個五行族的希望,若是此人不在了,縱使短時間內可以瞞住五百萬族人,但時間一久,肯定會任何問題,屆時剛發展起來的五行族,說不定就會因此而徹底覆滅。
  “尊下如今不過二十歲,就已擁有靈聖巔峰的境界了。本殿主像尊下這般大的時候,也不過才靈王一界……”
  “何止,尊下本身實力早已遠超同境界,這般逆天之資可是極為罕見的,他日指不定有望踏入天道境界,破除我等五行族數千年來無法踏入天道境界的詛咒。”
  “兩位,盡快開始吧,拖延越久,就越難尋到尊下。”水憐殿主說道。
  “起!”
  隨著土殿之主一聲大喝。
  昏黃、翠碧和水藍三色光芒從三人體內分別旋繞而出,一道道源自於五行族的聖文,漸漸在光芒中浮現,深奧的聖文蘊含著一種來自天地大道的力量,彷彿天地起源之一。
  “五行聖魂陣!”
  土殿之主二人同時指向了水憐殿主。
  昏黃和翠碧兩色光芒吐露,與此同時,大地下方升起了炎紅與金銳二色,四色齊聚,與水憐殿主的水藍之色,五色相互呼應,彷彿同源一體,五種代表著五行族的本源力量激盪而起。
  呲……
  大地之中,五色聖雷疾馳,一道古樸的聖門緩緩開啟,與水憐殿主身上的五色光芒相互呼應,只見她的嬌軀漸漸的被聖雷吞沒,一點點的化為了虛無,然後被送入聖門內。
  雷消,門閉。
  這時!
  枯髮長老急急掠入五行殿中,神情凝重而急切。
  “怎麼樣了?是不是九大派?”土殿之主趕緊問道。
  “不是!”枯髮長老搖了搖頭。
  “不是九大派?那是誰在攻擊我們聖殿?”兩位殿主一陣愕然,同時也暗鬆了一口氣,如果真是九大派前來,聖殿恐怕傾盡全部高手,也難以抵禦九大派的進攻。
  “是妖族!一位妖族王者在外面。”
  “妖族王者……”
  兩位殿主神色頓時一變,剛放下的心,再度提了起來。
  要知道,妖王實力相當於人族天道境界的高人實力,這樣一位人物竟會來攻擊聖殿,這對現今的聖殿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若是金殿之主未死,他們還有辦法對付,如今五行殿主缺了一位,缺失的金殿之主雖有後備人選,但一時之間還無法頂替上去。
  “妖族與我們五行族同處極境之地,昔年先祖與妖族先祖曾有過誓約,二者互不相犯,難道妖族打算單方面撕毀當年誓約?”木殿之主臉色沉了下來。
  “林長老,具體如何?”
  “在下也不清楚,這位妖王一來,就轟擊我們聖殿,問他也不答,火殿之主已經前去了。”
  “我們也去看看。”
  兩位殿主與枯髮長老迅速掠出。
  轟!
  聖殿劇烈晃動了起來,顯然那位妖族王者正在出手,堪比天道境界的妖族王者,實力是何等的恐怖,一些防禦禁陣當場被震碎,就連聖殿的一些高手和弟子都被震得臉色泛白。
  “妖族王者,敢在聖殿猖狂,讓本殿主會一會你。”
  伴隨著驚天怒喝,聖殿外升起了漫天火光,宛若灼灼燃燒的曜日,火殿之主渾身被聖焰包圍,宛若披上了一身烈焰神甲,隨手一拂,聖焰狂燒,整個人彷彿巨大的隕石墜地,震得虛空片片破碎。
  下方之處!
  一名妖族王者懸浮高空,此位妖王體型高達三丈,體魄更是健碩無比,宛若橫空的重岳,僅僅只是懸於高空,強橫無比的體魄就震得虛空微微晃動。
  五行族的高手們僅僅只是看一眼,就感到胸膛窒悶,就連靈聖境界的高手們,都有種心神受到壓迫的感覺。
  “本妖王沒看錯的話,這是火殿傳承中的熾炎法界吧?”
  妖王眼神透出羨慕和復雜之色,但更多的是不屑,“聖殿傳承確實強大,但你的實力太弱了,縱使將熾炎法界催動到極致,也不是本妖王的對手,給本妖王滅!”
  說話間,妖王的大手抓出。
  整片天地彷彿凝縮成了一點,由熾炎法界匯集而成的漫天聖焰,也被徹底的凝縮成了一團,朝著大手落了下來,只見這隻大手五指一掐,熾炎法界被掐滅了,虛空也隨之爆碎。
  噗……
  火殿之主吐出一大口血,臉色慘白,搖搖欲墜。
  “聖殿越來越沒落了,這等實力也能當殿主,真是不知死活。若不是當年誓約,本妖王直接碾殺你。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將我妖族聖物還回來,不然本妖王血洗了你們聖殿。至於你,給本妖王滾。”
  妖王一個“滾”字吐出。
  火殿之主被震飛,整個人徑直撞向了聖殿,這時,一黃一綠兩道虹光射出,化為光圈,擋在了火殿之主,但這股強大的力量,還是差點將光圈給震碎。
  “震嶽妖王?”土殿之主現身。
  “正是本妖王。”
  “敢問閣下,為何對我聖殿出手?莫非打算撕毀當年先祖所立下的誓約,挑起兩族之戰?”土殿之主沉聲說道。
  “你們聖殿盜走我們妖族聖物,本就已撕毀了誓約,本妖王如今不過是來討要而已。當然,如果你們想戰,本妖王與妖族就與你們一戰,失去了王族依仗的你們,僅憑你們聖殿和剩餘的五百萬族人,還想與我們妖族億萬族人一戰?以卵擊石罷了。”
  震嶽妖王冷笑道:“現在給你們十息時間,將妖族聖物還回來,本妖王放你們聖殿一條活路。”
  狂妄!
  震嶽妖王的話,令聖殿的高手們一陣沸騰,一個個怒目相向,有的高手恨不得衝出來,但卻被長老們制止了。
  “妖族聖物?”
  土殿之主說道:“本聖殿從不收集妖族之物,你族聖物對我們五行族又沒任何用處,我們收來做什麼?”
  “還敢狡辯,本妖王親眼所見,並且還追了一路,那隻異獸明明帶著我妖族聖物跑回到你們聖殿。”
  “異獸?我們聖殿雖養了一些猛獸,但卻沒有異獸,恐怕你弄錯了。”土殿之主皺了皺眉,他並沒絲毫印象。
  “如果不是你們聖殿所養,為何它能夠通過聖殿禁陣,踏入聖殿之中?”震嶽妖王冷笑道。
  “不可能,我們聖殿絕無這等異獸……”土殿之主正說到一半,忽然聲音止住了,因為他目光中出現了一個矮小的身影,正舉著一塊金色的骨頭朝外偷偷摸摸的走去。
  那小東西見到土殿之主發現了它,這小貨忽然停了下來,圓乎乎的臉上露出了尷尬之色,同時還吐了吐小舌頭,露出一副居然被你發現的模樣,旋即小身子一扭,邁著小短腿朝聖殿跑去。
  “就是它,這異獸手上的正是本妖族的聖物,聖殿殿主,本妖王看你們還有什麼話說?”震嶽妖王聲如驚雷,震得四周微微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