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WG

2021 年 9 月 17 日

土殿之主神色陰晴不定,因為這小獸他認識,那是上海帶來的,這小傢伙竟然跑去偷了妖族聖物,還惹來了一個妖王,這讓他頗為頭疼,不過事情總算明了了。
  “殿主!此物並不是妖族的,別相信這個妖王。”
  “在下可以作證,此物是尊下之物。”兩名靈聖高手忽然飛掠而來,並開口說道,這二人是之前在五行殿的守衛,妖族王者襲來後,二人被調了過來,正好見到這一幕。
  “尊下之物?你們確定?”土殿之主神色再度一變。
  “沒錯!”
  “我們親眼看到尊下踏入五行殿的時候,此物從尊下懷裡被震飛出去的。”二名靈聖高手肯定的點了點頭。
  “閣下可聽到了?此物並非你們妖族之物,而是我們尊下的。”土殿之主轉過頭。
  “就算是你們所謂尊下之物,此物也使我們妖族的,乃是我們妖族皇者遺留下來的聖骨,必須得帶回我們妖族去,將聖骨還回,本妖王既往不咎,不然的話……”震嶽妖王聲如狂雷,在聖殿上空不斷迴響。
  “笑話,你說此物是你們妖族的,就是你們妖族的?”木殿之主冷笑道。
  “既然你們執迷不語,本妖王就血洗你們聖殿,將你們全部殺絕,再取回妖族皇族聖骨。”
  震嶽妖王渾身一震,體魄煥發出恐怖無匹的力量,宛若無上重岳,聖殿劇烈晃動了起來,彷彿隨時都會被顛覆一樣,設置的小型禁陣,紛紛被震碎,靈聖境界以下的高手們,有的當場吐血,而有的則是當場昏死過去。
  哪怕是靈聖境界的高手,也感到胸口窒悶。
  霎時!
  整個聖殿的高手悚然色變。
  這就是妖王的實力麼?
  實在太恐怖了,一些曾見識過九天玄魔出手的高手頓時臉色煞白,眼前這位妖王的實力,與當日所見的九天玄魔差距並不大,縱使靈聖境界高手再多,也難以與之對敵。
  “讓所有靈聖境界以下的弟子退到後殿去。”土殿之主立即下命令,當即大批的高手退了回去。
  “我們一起出手,壓制重岳妖王。”
  “好!”
  三位殿主化為三色虹芒,沖天而起,三人知道自身與重岳妖王實力相差了整整一個境界,也沒託大,直接全力出手。
  火殿之主再度化出了熾炎法界,土殿之主則是厚土法界,木殿之主為萬木法界,這是聖殿的傳承,只有殿主才能獲得,三大傳承一齊呈現而出,當即交織在一起。
  土之厚重為首,萬木齊燃,助長熾炎之勢,三大傳承以蓋天之勢壓迫而下,威力極是強盛,這乃是妖聖時代聖宗的傳承,當年就是憑著諸多傳承,聖宗與妖族並立與大荒世界中。
  可以想像,昔年的聖宗傳承是何等的強大,縱使流傳至今,這等傳承的威力也是不可小窺。
  “三大傳承法界?果然不凡,就讓本妖王看看到底是你們五行族的傳承厲害,還是本妖王的血脈體魄力量厲害。”
  震嶽妖王神情上呈現出罕有的凝重之色,雙臂高舉,沉猛如山岳的體魄爆發出了厚重無比的威能,方圓百里內的山巒,盡數被壓碎,四周的氣流被壓到了地上,就連大地都下陷了十丈。
  嘭!
  三大法界,被震嶽妖王雙臂擋住了。
  聖殿內的高手們無不倒吸了一口冷氣,特別是長老這等層次的,更是心顫不已,聖殿的傳承之威是何等的強大,而且聖殿傳承向來是相輔相成,三大傳承聯合出手,威力乃是一個傳承的數十倍以上。
  三大傳承法界相融後蓋壓下來,足以碾碎一切,但竟然被擋住了,而且還是被震嶽妖王用體魄擋下的,可見妖族的體魄有多可怕了。
  “炎化!”
  “木生!”
  “土凝!”
  三位殿主震喝,聲音充滿了莫名的神韻,他們的身體迅速化入了三大傳承法界中,霎時!三大法界之威,暴漲了一倍有餘,震嶽妖王的雙臂,被壓得朝下彎去。
  嗷!
  宛若霹靂般的巨吼晃動蒼穹,震嶽妖王體型迅速變大,人形的面容變得猙獰起來。
  “妖族本體……”
  “妖族化出本體後,實力會暴漲,震嶽妖王實力本就可怕了,此刻化出本體,三位殿主恐怕有危險。”
  “未必!雖然三位殿主只有靈聖巔峰實力,但他們已達到了這個境界的頂峰了,三人聯手化出三大傳承法界,縱使不敵,也足以壓制震嶽妖王,唯一讓我擔心的是,不知能壓制多久……”枯髮長老擔憂道。
  “若是尊下在就好了,以尊下實力,擊敗這震嶽妖王應該不難……”木落喃喃說道。
  “尊下?尊下本身實力雖遠超同境界高手,可真要對上妖王的話,很難說得準啊。”枯髮長老搖了搖頭。
  “恐怕林長老你還有一事不知,九天玄魔是被尊下一人擊敗的。”
  “什麼?”
  枯髮長老渾身一顫,“你說尊下擊敗了九天玄魔?這怎麼可能,文獻中記載,九天玄魔可是絕代凶魔,昔年差點致使我們五行族滅族……”
  “確實是真的,我們親眼所見。”
  “那尊下的實力豈不是……”
  “完全不是我們能夠揣測的,只是尊下現在被困在聖門之後,歷年來被困入者有近萬,而走出者不過兩三個而已……”木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沒有再繼續說下去,或許他還殘存著一線希望。
  轟!
  震嶽妖王化為本體後,越加兇猛無比,爪子當場拍碎虛空,三大法界被震得搖晃不已,給人的感覺彷彿隨時都可能會破碎,看得聖殿的高手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一些年輕的靈聖高手想要出手,被各大殿的長老喝止了下來,這些長老們都清楚,這等層次的戰鬥不是一般靈聖境界高手能夠參與的,縱使有數百位靈聖高手,就算一起聯手,也會被徹底轟殺。
  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差一個境界,就像人與神的差距。
  這時!
  遠處傳來了陣陣巨大的咆哮,震得虛空不斷晃動,只見天際處,出現了大批的黑點,正以極快的速度朝聖殿掠來。
  “那是什麼……”
  “妖族!是妖族……”
  “妖族來襲,大家做好防備!”枯髮長老嘴唇顫抖,臉色鐵青,因為視野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妖族高手,光是目力所及範圍內,就有上萬之多,很顯然這已經不是一般的爭端了。
  大地晃動,大批的妖族高手從四面八方掠來。
  “震嶽妖王,你們妖族竟派大量高手跨越十萬大山,你們違反了先祖誓約,挑起兩族大戰。”土殿之主怒喝道。
  “你們妖族與我們五行族並立於極境之地內,若我們族滅,你們以為你們還能殘存?聖山將會被顛覆,屆時封印之地會被徹底開啟,上千可怕的妖魔,將會吞噬此地,將極境之地化為魔土,你們最好想想後果。”
  “不用你們廢話,本王會自己去問。”
  震嶽妖王顯然也不知情,只見它雙瞳閃爍出一道金色妖芒,射向了遠處,頓時六道淡金色妖芒射了回來,他臉色變幻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麼,“哈哈!聖山是否會被顛覆,你們就無需擔心了,實話告訴你們,這一次並非是我們妖族想要滅你們,而是你們的五大王族找到了妖族之主,要求我們幫忙將你們聖殿摧毀罷了。”
  “什麼……”
  “五大王族竟要藉你們妖族之力覆滅我們,他們好大的膽子……”三大殿主頓時震怒了。
  “就算滅了你們聖殿,有五大王族在,五行族也不會滅亡,聖山自然也不會顛覆。實話告訴你們,五行王族已答應了妖族之主,只要覆滅聖殿後,他們將會奉我們妖族為主,你們安心去死吧,今後極境之地將徹底由我們妖族執掌,你們的傳承也將由我們繼承。”震嶽妖王狂笑道。
  三大殿主神色一變再變。
  聖殿內的長老和高手們頓時一震,誰都想不到,不知所踪的王族竟跑到了十萬大山中,與妖族勾結在一起了,這件事對聖殿原本的長老和高手們來說,是個沉重的打擊。
  雖然聖殿獨立於王族之外,但彼此之間可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王族叛變,勾結妖族前來,對於剛遭受滅族慘禍的五行族來說,無疑等於是雪上加霜。
  漫山遍野的妖族高手,如同潮海一般,難以望得到邊。
  這時,北面天空傳來轟隆巨響,彷彿要崩塌了一樣,漫天雷光火焰相隨,只見上千金吼巨獸飛掠而來,這些可怕的巨獸身上分別坐著一名佈滿黑色鱗甲的妖族高手,他們目光冷冽如冰,充斥著驚天殺意。
  為首的是一名渾身佈滿金色晶塊鱗片的妖族高手,此妖族高手左眼化天火,右眼凝神雷,赫然是金吼巨獸化身而成的人形高手,此位妖族高手飛掠之際,漫天狂雷閃耀相伴,實力已達靈聖巔峰。
  聖殿東面忽然彩霞臨天,各色迷霧層層鋪蓋而來,遮掩了整片天際,只見成千妖嬈女子伴隨著香風而來,這是妖族中的天狐,蘊含著遠古荒獸九尾天狐的血脈。
  為首的是一名艷麗無雙的黑衣女子,此女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之間,竟充滿了令人怦然心動的媚意。
  南面,出現了一批同為荒獸血脈後裔的妖族,他們背生銀色雙翼,體型高達十丈,乃是遠古荒獸鯤鵬鳥的後裔,為首的是一個背部有著金色雙翼,並且翼上有云層妖紋的妖族高手。
  西面,層層厚重的烏雲浮現,上千穿著烏黑巨甲的妖族高手踏雲而來,他們沒跨出一步,虛空就晃動一下,這些妖族高手乃是遠古荒獸玄武龍龜的後裔,為首的妖族高手,更是龐大無比,體型高達十丈左右,烏黑巨甲上顯露出了道道先天斑紋,顯得無比厚重。
  除了四個方向來的擁有荒獸後裔血脈的妖族外,大地上還有數十萬的妖族高手,從八方朝著聖殿匯集。
  千里大地轟隆顫動,聖殿內的長老和高手們,一個個面無血色。